前言

  随着夏日的来临,气温一天天升高,天气也一天天变得长了。早上5点钟,我起来收拾东西时,天已大亮了,今天正好是“初夏”。

  我随“山水户外”的龚亮,一行21人,6点45分就从音乐学院的北门出发了。今天的我们的目标是赛峪穿越王顺山。

  赛峪水库

  依维柯车在西安的“纺织城”上沪陕高速公路,往东南方向行驶,之后再转关中旅游环线,早上约8点,从西安蓝田县普华镇韩河小学旁的土路进入,到达赛峪水库,这里就是秦岭赛峪的峪口。

怪石林立的河道

  怪石林立的河道

       登上水库大坝,再沿水库边的小路,经过一片已经挂果的杏树林,在当地一村民向导的带领下,我们起初一直是在狭窄而又怪石林立的河道,茂密而又荆棘丛生的河岸,左穿右突,迂回前行。不时能见到一汪、一汪清澈明镜般的小水潭,河道里流水虽不是很大,但那些石头又湿又滑,稍不小心,就容易站立不稳,跌倒水中,湿足以至湿身。

密林中穿行

  在密林中穿行,虽有拐杖开路,帽子护头,但也有尴尬之事发生:走着、走着,突然感觉一片虚幻,原来是眼镜被细长的枝条挂掉了,只得回头再寻眼镜,好在最终没有被破相。

  走过一段干河床后,便开始连续拔高,坡度很陡,没有明显的路,很多地方都被厚厚的、松松的落叶覆盖,难于立足,站立不稳。虽然不知道此时的高程,但透过枝叶的缝隙,发现先前还高高在上、遥不可及、危耸云天的一些山尖,已与我们等高,近在眼前了。让人惊喜的不仅有山崖峭壁上的青松,还有密林笼罩下满地的无名野花。

山高、林密、石滑、坡陡,算是今天爬山的特点了。

  山高,林密,石滑,坡陡,算是今天爬山的特点了。

        翻过了两道山梁,走了近7个小时,在下午2点半,我们终于来到了王顺山的孔雀梁上。

王顺山的故事

  王顺山的故事:关于王顺山,有这么一个美丽的故事,说是在从前,这里的山上住着一对母子,儿子虽然名叫王顺,其实从小就不大听话,喜欢反着来,大人叫他去东,他偏要到西。知道儿子的这种性格,后来母亲在临终的时候,故意对儿子说:“儿呀,我死了以后,你要把我埋到山顶上”,其实母亲是希望儿子把她埋到山下的。母亲的去世,令王顺悲痛万分。他心想,自己从未听过母亲的话,这回,一定要听从母亲临终的交代。于是,王顺把母亲的遗体背到了山顶。然而,高山之上只有石头,没有泥土,为了让母亲能够入土为安,王顺便从山脚下担土上山,一担又一担,一天又一天,一年又一年,无论日晒雨淋、寒风刺骨,终日不止,三年不息。传说后来王顺在山上修炼,羽化而升天。唐朝大诗人白居易“昔有王氏子,羽化升上玄”中的王氏子,说的就是这里的王顺。王顺担土上山葬母,三年不休,孝心感天动地,人们为了使这种孝道永传,便将此山改名为王顺山。如今这里已开发为国家森林公园。

顺利出山

  顺利出山

      下午约4点钟,在“杜鹃王旅游服务接待站”门前吃完饭,观赏完正在盛开的传说中的“千年杜鹃神树”、“八百年杜鹃”花后,有的队员坐索道下山了,我则同另外几名队员一起沿景区的峡谷下山路,大约6点多钟,顺利出山。

来源:游多多

  来源:陕西旅游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