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首页| 新浪陕西| 新闻| 美食| 时尚| 旅游| 城市| 健康| 教育| 汽车| 站点导航| 惠购| 世界杯

|邮箱|注册

新浪陕西

新浪陕西> 丝路>重点区域>宁夏>正文

伊斯兰经济圈与宁夏 清真产业转型升级

A-A+2014年5月16日17:41银川日报评论

  李德宽,博士,宁夏大学政法学院教授,民族学专业硕士生导师,民族学博士生导师。2003~2005年“宁夏清真产业发展战略研究”项目首次提出“清真产业”概念,并随后为国家社科基金立项。

  公开发学术论文30余篇,其中《西北回族复合型经济与宏观地缘构造的理论分析》和《宁夏清真产业发展现状、存在问题与核心竞争战略》分别获得宁夏哲学社会科学优秀成果第九届、第十一届评选优秀论文二等奖、三等奖。

  2013年,国家“新丝路经济带”建设的提出,让宁夏清真食品产业和很多行业一样,迎来前所未有的发展机遇。

  虽有机遇,但也面临挑战。那么宁夏的发展出路何在?又拿什么说“宁夏机遇、银川责任”?为此,本报记者专访了宁夏大学政法学院教授李德宽。

  李德宽表示,宁夏已经在清真食品、穆斯林用品的清真产业上布局了30年,有了一定程度的产业基础,对于新丝路过境区域的全球伊斯兰经济圈,正好能够对接。来自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的数据表明,世界穆斯林人口已达20亿,全球清真食品市场规模超过6500亿美元。结合宁夏(银川)实际,产业技术落后、产品附加值低,这些问题的存在成为制约清真产业发展的瓶颈。因此,清真产业转型升级就成为必须之事。

  李德宽建议政府要不断释放政策信号,引导投资者发展要素产业和生物技术产业,要有先行先试的胆识,促进形成宁夏(银川)清真生物产业集群。

  新丝绸之路的银川机遇

  “丝绸之路经济带”被称作“新丝路经济带”,实际包括三条通道:即陆上、海上、空中。陆路指中国内地—河西、新疆—中亚—中东、东欧—西欧等地;穿过中亚,到达伊朗、土耳其,进入中东、东欧、西欧等地;海陆指中国沿海—东盟—波斯湾—非洲,穿越东盟、波斯湾到达北非等伊斯兰地区、阿拉伯国家等;航路指中国到达伊斯坦布尔、迪拜、开罗、阿斯塔纳等阿拉伯和伊斯兰地区。

  李德宽在采访中提到,新丝路大棋局的特点是穿越,通过伊斯兰经济圈沟通其他经济体。而伊斯兰经济圈既是贸易目的地,更是贸易过境地带。伊斯兰经济圈简单含义是指文化对产品生产、服务、交换约束下的经济现象,以伊斯兰金融、清真食品和穆斯林用品为主要对象。宁夏已经在清真食品、穆斯林用品等清真产业上布局了30年,有了一定程度的产业基础,对于新丝路过境区域的全球伊斯兰经济圈,正好能够对接。

  陆路新丝路西北五省是前沿,但五省中又区分了主干与支点,从区域位置来讲,西安有起点和枢纽的优势,兰州处于黄金段,乌鲁木齐是核心区,西宁是战略基地也是重要节点,银川是战略支点的位置。李德宽说,很明显“西兰乌”主干尽显优势,青海、宁夏2个支点层次稍逊。

  李德宽说,新思路经济带上新疆的优势得天独厚,霍尔果斯口岸已建成特区,特区中还建有不同国家自贸区。仅中哈自贸区2013年贸易额就达到3亿美元,整个特区2013年贸易额超过100亿美元。

  在这样的背景下,宁夏的主要战略是:要紧抓国家丝绸之路经济带建设的战略机遇,争取把宁夏内陆开放型经济试验区纳入国家丝绸之路经济带规划建设的整体之中,将宁夏建成丝绸之路经济带的重要战略支点,这就要寻找宁夏的优势定位。

  李德宽分析了中亚目标市场的消费者文化构成:哈萨克斯坦穆斯林人口占到了50%以上;乌兹别克斯坦居民多数信仰伊斯兰教;吉尔吉斯斯坦70%以上是穆斯林;塔吉克斯坦居民多数信仰伊斯兰教;土库曼斯坦居民多数信仰伊斯兰教。而通过三条通道进入伊斯兰合作组织国家,则有56个国家。他说,这是一个巨大的消费市场,是清真产业的理论上的产品市场。但是理论上是一回事,能不能进入、能占有多少份额是另一回事。关键在于发展什么样的清真产品,使你独树一帜,又需求强劲。

  对接全球伊斯兰经济圈 瞄准“要素产业”

  李德宽说,清真产业具备特殊性(直接消费群体)、普遍性(间接消费群体)、规范性(按教法、法规、标准)等特点,它的市场空间也具有“二元四维”(两个市场四个群体)的特性。

  目前来讲,清真产业结构分为清真食品行业和穆斯林特殊用品行业,清真食品行业又分为餐饮业、食品工业、乳业与保健品饮品等,穆斯林用品又分为服饰、小商品和轻工制品。然而,已形成的产业结构对宁夏(银川)并不具备优势,亟需产业转型升级。

  李德宽分析道,产业转型存在内在和外在双重原因,内在原因第一是产业链前端约束、规模约束和技术服务约束;第二是前端约束导致“三面围城”(资源端、服务端、物流端等硬性约束)。外部原因一是西北其他省区产业雷同,宁夏相对劣势(青海、甘肃、新疆拥有国内最可观的天然草场,盛产牛羊;宁夏为退化草原,主要靠饲料喂养——规模和价格明显劣势);二是中亚、东欧多为农牧业优势区域,在粮食、肉食产品方面寄希望靠中国进口。这样的形式,决定了传统清真粮油、清真肉食产品,不可能向西出口。

  那么,出路何在?拿什么说“宁夏机遇、银川责任”?

  当然,也并非无路可循,“三面围城”给宁夏留下一个出口,即清真产业转型升级,靠转型升级,挤进新丝路经济带中,占据一个属于宁夏(银川)的独有位置。

  宁夏应该做什么样的清真产业?什么样的清真产品是我们现阶段能够实现的?在记者问到这些问题时,李德宽举例说,他遇到宁夏本土的一个煤老板,想在宁夏投资,想在吴忠办个养牛场,然而这一行业已经不占优势,就像金河、贺兰山养殖场,投了大量的钱,最后搞得都不是非常理想,这时就需要政府释放政策信号,引导企业家投资,以免重蹈覆辙。

  李德宽说,国家这些年都在搞产业升级转型,所以宁夏也该转变观念,把思想解放出来,怎么解放?就是在原来的这个大体框架下,直接晋升到产业的中、高级来思考,要有前瞻性的重新布局,可以直接做产业的最高级阶段——生产要素产品。产品的销售对象是食品工业,而为食品工业提供原材料是真正高级阶段,从而不断拉长、拉伸产业链,拉伸清真链。

  “就如同英特尔和电脑生产商的关系、王守义十三香和家家炒菜的关系。”李德宽说,并非很多人认为的市场分得越细,越没有机会。王守义生产的是一个要素,虽然不直接给你炒菜,但它可以成为上市公司,而且是上市公司中非常好的。

  他说,世界上各行业最具竞争力的企业,多数都不是最终产品的制造者,而是要素制造商。这方面有着太多国人耳熟能详的案例,如英特尔芯片是电脑的要素产品,公司专心生产芯片这个要素,但却不制造电脑,反而是世界上电脑制造商谁都离不开的要素提供者。Bosch公司专注生产汽车刹车防抱死部件,是名牌汽车争相采购的要素,凭这个要素产品稳坐全球前15大汽车部件供应商的头名。利乐包装说白了就是一个装牛奶的小纸盒,人们买的是牛奶而不是纸盒,但就凭借这个要素产品,TetraPak(公司)稳居全球榜首,纸盒产品销往全球165个国家和地区。这样的例子不胜枚举,给我们启示着清真产业走向高端的路径。

  因此,这个小的要素要是做好的话,它可以跨越国界,宁夏就是要从产业的初级阶段跳出来,直接定位到产业的高级阶段,也就是产业链的下游,而产业链的下游往往是科技含量最高的,只有技术含量达到最高,你的产品才能卖给全世界。

  政府释放政策信号 引导发展“生物科技”

  宁夏的清真产业向阿拉伯国家出口,需要清真产业转型升级,即从手工技艺向工业技艺转型,继而向生物科技发展。

  2011年,宁夏参加马来西亚展会的企业,绿环生物降解制品开发有限公司利用玉米淀粉生产的生物可降解产品,如牙签、餐具、手提袋、盖碗、农用薄膜等产品,受到马来西亚新老客户的青睐。这些要素产品不仅是现代制造业不可或缺的有机成分,而且制约最终产品的品质与质量。

  而现代食品添加剂有2000多个品种,常用于食品的也有数百种,多少都与清真食品有关,其中那些功能性食品、健康食品在“海合会”国家需求潜力巨大。这些都需要生物技术研发生产,需要企业家和投资家参与,更需要政府决策者“未卜先知”的智慧、先行先试的胆识,从而形成银川清真生物产业集群。

  在生物科技产业发展方面,已经有了成功的先行探路者。李德宽说,甘肃白银赛诺生物科技有限公司生产的是酶制剂,这是个典型的要素产品,它就能够摆脱资源的限制,因为它的原材料就是玉米秸秆。这个产品主要用于纺织业和食品加工业,是一个中性产品,无所谓清真不清真。但巴基斯坦要进口他们的产品,还是对他们的原材料和生产基地进行了认证,以确定他们的产品是否清真。他参与了那次认证后,启发很大。他说,国内的四大啤酒商华润、燕京都需要赛诺生物科技的产品,这就体现出了打清真牌的优势,不仅可以抢占阿拉伯国家市场,也可以进入非清真市场,虽然他们的产品很小,但是非常值钱。李德宽说,清真产品具有它独特的价值,清真产品可以进入非清真行业,而非清真产品却不能进入清真行业,这就形成了产品独特价值和优势。

  发展生物科技的核心在于技术和人才,对宁夏来说,人才和技术的短缺是实际问题。对此李德宽说,这些年他看了宁夏和甘肃一些做得好的企业,都有自身特点。比如说伊品的技术来源于中科院研发所,塞上浓缩乳蛋白粉的研发也不在宁夏,还有降解塑料的技术实际上也是四川大学在研发。他提到,现在的生产方式已经不像过去,研发和生产是可以分开的,而且生产也可以通过培训来实现。

  并且,很多本地大学都有生命科学学院,有生物科技方面的教育,很多生物技术专业的学生找不到工作。他建议完全可以发展生物科技产业,来盘活这些人才资源。至于中高级人才的引进,只要政府将框架确立好,从产业和政策、到产业信号以及人才和研发,该是政府做的由政府去做,该由企业做的由企业做。只要产业发展方向的信号释放出来,市场可以自动地把各种分散的资源配置起来。

  “政府要做的就是释放信号、制定规划,重新调整宁夏的一些产业政策。”李德宽说,从政府来讲,不要考虑那些受限制问题,只要你释放出政策信号就会自动有人找上门。然后在市场的运作下,整合各种资源。他说,宁夏作为回族自治区,清真初级产品还是要发展,因为它牵扯到民生。可以适当缩小初级产品的份额,给清真要素产品一些份额空间去发展。同时,政府可以通过财政、税收等方式强化战略先导性地位产业的信号,把这个产业的信号放得越大、越亮效果就会越好。

  从政府这个角度来看,政府营销非常重要,就是把我们的形象、我们的条件、我们的基础向外宣传,在这个前提下,要有政策支持。“要素产品实际是从绿色产品中提升出来的,这其实就是生物技术,国家战略很重要的一部分实际是集中在生物产业上的。”李德宽提到,国家的产业转型升级,有政策支持后一定是转型最快的。2002年,日本把生物产业提升为国家基本战略国策,将来的发展趋势就是生物产业决定国家地位,在资源耗尽后我们只能通过生物技术解决能源问题。

  抓住绿色、有机做好清真文章

  李德宽说,他从海合会2013食品产业研究报告中了解到,海湾国家以及阿拉伯国家每年对清真食品的需求量高达438亿美元,需求量非常大。从这份报告中也可以发现,这些年来阿拉伯国家的饮食结构和口味也发生了大的改变,对有机食品的需求大幅增加。

  “我们可以做他们想要的,那就是有机健康的清真食品。”李德宽说,从上世纪80年代以后,以美国肯德基为代表的垃圾食品进入海湾国家,食用大量的垃圾食品造成海湾国家人民的肥胖率、高血压和糖尿病患病率上升,其中13%的阿联酋和阿拉伯人患有糖尿病。此外,据海合会食品工业研究报告表明,在海湾国家和阿拉伯国家有75%的人因为肥胖而处于亚健康状态,所以他们需要一种健康的饮食,这是一个很大的市场。

  “你现在不琢磨,等到别人抢走后,你又什么都没有了。咱们总是在追赶别人,为什么不在这一方面取得先机,让别人来追赶我们呢。”李德宽说,以往的经验可以看出,中国的穆斯林对身材控制得很好,虽然每天摄入大量的肉食品和高热量食物,但是不容易发胖,这和他们的饮食有很大关系。李德宽建议,宁夏可以挖掘回族的饮食习惯、生活方式以及回医,做食品开发,让他们知道我们吃的都是有机食品、健康食品,把这些优良的食品和生活方式贡献给海湾地区的穆斯林朋友们。

  在近几年宁夏对海湾国家和阿拉伯国家的研究中,大多是去研究他们的生活习惯和人文特点,这对政府来说非常有必要,但对经济往来的作用并不明显。李德宽说,我们宁夏同他们在文化上有相通之处,但是我们也可以提供给他们特别需要的东西,当今的国际贸易最终是要落在产品竞争上,并非文化相通就会买你的产品,他们更多考虑的是成本和质量。

  李德宽建议,可以先行先试,利用好宁夏内陆开放型经济试验区的优势。他说,所谓的先行先试是体现在产业、政策上的,过去所谓的试验是体现在政策优惠条件上,而现在政策的优惠条件已经基本没有太多的试验空间。这个时候的先行先试本身也要开始转型升级,改变地方营销、政府营销、产业营销的策略,从运行方式、传递方式的有效性上微观具体的打包组合,在选择产业上先行先试。

  目前,所谓的先行先试存在矛盾,就是战略和现实、长远的竞争和眼前考评的矛盾。那么,我们所谓的先行先试是什么呢?是改变试验区的平衡考核指标,把原来一年一度的考核,改成渐进式的,也就是说,不仅考核产品的销售额,还考核产业的成长性。这也是先行先试思维模式的突破,而且这也能衔接到一起。

  此外,还要改变招商模式,由原来的“招商引资”改成“选商引资”,杜绝高污染的产业进入,保护好碧水蓝天。“我们不重复产业的初级阶段,我们直接进入产业的终级和高级阶段。”李德宽说。

  记者 马荣 张碧迁 实习生 罗复贵

 

保存|打印|关闭

新浪首页| 新浪陕西| 新闻| 美食| 时尚| 旅游| 城市| 健康| 教育| 汽车| 站点导航| 优惠商家

新浪简介|新浪陕西简介|About Sina |广告服务|联系我们|客户服务|诚聘英才|网站律师|SINA English|通行证注册|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版权所有

分享到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