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首页| 新浪陕西| 新闻| 美食| 时尚| 旅游| 城市| 健康| 教育| 汽车| 站点导航| 惠购| 世界杯

|邮箱|注册

新浪陕西

新浪陕西> 新闻>生活万象>正文

21岁准新娘蹊跷失踪亡 乾县礼泉警方均不立案

A-A+2014年8月26日13:40 三秦网评论

  2013年12月16日,陕西乾县梁村镇大羊村一组21岁青年女子董贝贝于结婚前10天离奇失踪,父母和亲戚四处寻找一无所获。在事发3个多月后的2014年2月17日,其父母才知道董贝贝的尸体在失踪第二天就在礼泉县烽火镇的宝鸡峡引水渠中发现。他们感觉到女儿的失踪死亡很离奇,并提出了质疑。但因种种原因,至今警方并没有立案。

  那么,董贝贝失踪前到底发生了什么?她的父母为何对女儿溺水死亡产生怀疑呢?事发至今8个多月时间警方为何不予立案?

  8月20日,带着种种疑问,记者到事发地进行了详细的调查采访,终于揭开了冰山的一角。

  事发前没有任何征兆

  事发那天没有任何征兆,长相秀气端庄的乖乖女董贝贝告诉妈妈她要去街上洗澡,母亲郭密霞望着沉浸在新婚前喜悦中的爱女,露出会心的微笑。她怕孩子身上带的钱不够,在女儿的再三推辞下,还是把100元钞票塞进女儿的衣袋里,并再三嘱咐“洗完澡早点回家,我和你外婆下午给你缝陪嫁的被子,等你回来验收呢。”

  事后,郭密霞伤心后悔地说,如果知道女儿一去无回,阴阳相隔,她绝对不会让女儿离开她半步的,然而现实无情地把时间定格到2013年12月16日下午2时许,而当她再次见到女儿时,却是三个月后在十几公里之外的礼泉县中西医结合医院冰冷的太平间里。

  董西峰夫妇在乾县县城租住一间10平方米的住房,经营一个水果摊,女儿董贝贝在附近火锅店打工,之前,她经闺蜜畅某介绍和畅某的表哥郭某谈了一年时间恋爱,由于家人不同意,董贝贝和他断绝了关系,不再来往。2013年10月,在大羊邻村一妇女的介绍下,董贝贝和一位当地的周姓男子订婚,并准备在当年12月26日根据当地习俗举办婚礼,但两人并没有办理结婚证。

  在距离结婚之日前10天的12月16日,董贝贝辞去火锅店的工作,这一天父亲董西峰和董贝贝的外婆在梁村镇给她缝制结婚用的被子,他给董贝贝打电话说已经缝制好了三个被子,董贝贝在水果摊给她妈说了此事,据她妈妈说当时女儿很高兴。本来董贝贝想洗衣服,但发现没有水无法洗衣服,就告诉妈妈她去街道上的浴池洗澡去。

  董贝贝失踪当天,曾和她打过照面的其同村一婶子回忆当时的情景:出事当天下午3点20分左右,她在乾县县城南关坐上了回西阳坊(大羊村)的小面包客车,当时客车只差两人座位就满了,这时看见董贝贝吃着饸饸馍,上了客车坐在车后头,紧接着,还上来了一个年轻人。她当时也没发现侄女董贝贝和那青年是否认识,董贝贝给自己买了回西阳坊的车票,然后和婶婶高兴地聊天,讲她外婆给她缝制被子的事。而婶子半途下车,回自己娘家去了,后边发生的事她就不知晓了。

  当天下午3点40分,董西峰给董贝贝打电话说:“被子全部缝制完了,我和你外婆正在梁村吃饭。”董贝贝听了很高兴,还问他们吃啥饭。到了下午6点5分,他打电话给董贝贝时,问她在什么位置,在什么地方?他连问三遍,董贝贝怯生生地说她在澡堂呢。当时电话里闹哄哄的,他以为董贝贝可能在广场和女婿在玩。可等到晚上8点20分打电话时,董贝贝的电话突然关机了,最后他们到处找娃,一夜未眠,而董贝贝就此消失。

  “吃完大盘鸡后,我娃就不见了”

  12月17日早晨七点半,一夜未眠的董西峰夫妇就打电话询问同村的杨某,也就是女儿婚姻的介绍人、女婿周某的姨妈,问她是否知道董贝贝的下落?杨某说,昨晚贝贝的男朋友周某就住在她家,而董贝贝在同村女同学畅某家休息。

  尽管没见到孩子,但知道了女儿的下落,两口子悬在心中的石头总算落了地。董西峰的妻子郭密霞边说边哭:“我们操心得一夜未睡觉,到处找娃,娃和你们在一起怎么不给我们说声?”随后,她让周某和女儿贝贝立即上县城买衣服,给结婚做准备。

  当日上午9点半左右,杨某打电话问董西峰:“贝贝是否上县了,是不是还在她外婆家,刚才去找贝贝不在她同学畅某家,娃可能不见了……”董西峰当时想,“怪了,一个小小的大羊村子还能把我娃丢了”,于是他赶紧骑摩托车从县城赶了过来。

  他先来到女儿的同学畅某家,畅某的奶奶说,畅某身体不舒服跟女婿回代朝村了,“昨晚你娃董贝贝根本没来我家”。接着他又去女婿周某的姨妈杨某家,见到了周某。周某说:“昨天下午4点半左右,我提着大盘鸡去大羊村我姨妈家,碰巧在西阳坊桥口北边碰见了贝贝,但不知为啥,贝贝有意往后一退,侧过身子,好像有点躲着我的意思。我就问她你在在这里干啥呢?贝贝说:我在那里等外婆缝被子回来,我就叫她去大羊村我姨妈家吃大盘鸡,贝贝说她不去,我只好一人去大羊村。”

  到了5点45分,周某说表弟合合给董贝贝打电话,让他到周某的姨妈家一块吃饭。合合问董贝贝你在哪里?董贝贝说她在她外婆家,合合让她在西阳防桥头等着,他们一会过来接她,请她吃大盘鸡。

  随后,他们哥俩就骑摩托车到西阳坊桥口去接董贝贝。这时,董贝贝已经走在大渠岸的南边。合合问“你咋走这么快?”董贝贝说,“我外婆用电动车送她过来的。”当时他们还说,晚上把董贝贝带到西阳坊合合的未婚妻家居住,随后,他们几个人一起返回大羊村周某的姨妈家吃大盘鸡。

  周某回忆说,吃完大盘鸡是晚上7点左右,他骑摩托车送贝贝去女同学畅某家休息,快到家门口时,董贝贝随手掏出手机给同学畅某打电话,让她出来开门。下摩托车后,他看见董贝贝的手机还亮着,贝贝让周某先走。不过,周某骑摩托,在离畅某家门口大约六十米左右的大渠岸边的路灯下停下,周某说他觉得心里不踏实,往畅某家门口还看了一下。

  女儿失踪后,董西峰夫妇们到处寻娃,跑遍了周围乾县、武功、礼泉、杨凌等地,到处张贴寻人启示,一无所获,最后通过报警查董贝贝当天的通话记录发现,女儿失踪当天,除和父亲董西峰联系过之外,还有下午2点,闺蜜畅某给董贝贝通话记录,其余三个电话均是董贝贝和男朋友周某的通话记录,时间分别是当天早上9点、上午11点和下午5点45分。

  董西峰说,女儿离奇失踪后,他之后还去大羊村村里打听过,确实有几个村民看到他女儿董贝贝和周某到他姨妈家去。事发当天下午,董西峰向当地派出所报案,但按规定失踪人口48小时后才能受理。此后一直没有董贝贝的下落。12月21日,他们再次向乾县梁村镇派出所报案,梁村镇派出所以涉嫌被拐骗立案,并上报乾县公安局,乾县公安局刑警队对此展开调查,并对两位嫌疑人进行传唤,由于缺乏足够的证据,案件陷入僵局。

  邻县引水渠里发现尸体

  就在董西峰夫妇寻女无望,万念俱灰时,今年2月12日,他们突然接到乾县警方的通知,说2013年12月17日在礼泉县烽火镇的水渠里发现一具女尸,让他过去辨认照片。一看到照片,董西峰顿时呆住了,照片上的女孩确实就是自己失踪的女儿董贝贝。

  据礼泉县公安局烽火派出所民警介绍说,去年12月17日下午,村民在烽火镇王堡村的水渠里发现一具女尸。将尸体打捞上来后,发现其上身穿着一件保暖内衣,而下身只剩下内裤和袜子。刑侦部门技术鉴定后,认为女子死亡的时间不会很长。之后,民警将尸体运往医院保管,并在水渠沿岸张贴寻尸启事,但过了半个多月也无任何音讯,只得将尸体掩埋。近日得知董家在找女儿,这才通知他们认照片。

  随后,礼泉警方应家属要求对董贝贝的尸体进行检验,西安交大法医学司法鉴定中心,在实施检验过程中对送检的水样及死者牙齿、肾脏部分,用醇消化法检验硅藻同时进行蒸馏水对照检验。得出结论:从送检的材料中,均未检出硅藻。同样,咸阳市公安司法鉴定中心,通过对死者胃及胃内容物的“毒物检验”中也没发现常见的催眠镇静类药物、有机磷类农药及毒鼠强。最终公安机关得出的结论为:溺水身亡。

  “娃不可能自杀的。”郭密霞抽泣着说,女儿还有10天就要结婚了,而且她自己也很愿意这门婚事。尸体检验报告出来后,董西峰夫妇无法接受这一结论。面对女儿的尸检报告,父亲董西峰是一脸迷蒙:“我老家大羊村村旁的路上装有路灯,引水渠旁边安装了一米多高的护栏,好好的孩子怎么会掉进水了?”他蹲在地上抱着脑袋皱着眉头。

  痛失爱女董贝贝令父亲董西峰和母亲郭密霞伤心欲绝,他们看着女儿的遗照,整日以泪洗面,水果生意也被迫停止。

  其实早在2013年12月21日,也就是在女儿失踪第五天他们就向户口所在地乾县梁村镇派出所报案,派出所以涉嫌被拐骗立案,并上报乾县公安局,公安局刑警队对此展开调查,并对两位嫌疑人进行传唤,由于缺乏足够的证据,案件陷入僵局。就在这时,意外失踪的董贝贝在相邻的礼泉县烽火镇被发现溺水身亡,按照管辖地的办案规定,应由礼泉公安介入调查,但由于种种原因礼泉警方并没有立案。

  未婚夫成怀疑对象

  未婚妻在结婚前10天离奇失踪,后又在邻县礼泉的引水渠发现其尸体,作为最后一面见过未婚妻的董贝贝的男友周某,自然而然成为被怀疑的重点对象。

  据董贝贝的父亲董西峰说,女儿失踪一月有余,未婚夫周某一家认为董家一女二嫁,三番五次来找他们索要礼钱,得知董贝贝死亡消息后不久,周某便和董家失去了联系,现在外地打工。

  今年8月初,董贝贝的叔父把侄女离奇死亡至今无法破案的消息发到网上,看到帖子后,网友“子非鱼焉知鱼之乐”提出强烈抗议,认为是污蔑陷害。

  董贝贝的堂叔怀疑这个“子非鱼焉知鱼之乐”就是周某本人,可当记者按照其留下的电话号码发短信希望采访时,却被告知他并不是周某,只是周的一个朋友。

  随后,记者试图采访周某的父母,乾县办案民警劝说记者,周家孩子结婚给亲戚朋友都通知到了,不料出了这个事,自家的未婚媳妇马上就要娶进门了,怎么舍得害她,现在儿子成了被怀疑的对象,没进门的媳妇死了,他们给的三万元礼钱也没收回,考虑到对方现在的心情,记者放弃了对周某家人的采访。

  死者父亲提出质疑

  董贝贝失踪后,根据未婚夫周某的描述,她好像被人拐骗跑了。2013年12月21日,在乾县公安局梁村派出所按被涉嫌拐骗立案,县刑警大队和派出所调查了多日,但案情并无进展。

  2014年2月12日,礼泉公安局发现尸体后,当时没有寻找到尸源认为属未知名尸体,公安局刑侦队只做了简单的尸检,认为死者无明显伤痕,生前溺水,尸体中度腐烂,阴道拭组为阴性,年龄在35周岁左右,手指缝有淤沙,便将董贝贝尸体放在医院的太平间,十余天时间,张贴寻找寻尸启事,寻找尸源未果,后将尸体埋掉。

  2014年2月26日,咸阳市公安司法中心经过鉴定确定:2013年12月17日,礼泉县烽火镇王堡村宝鸡峡四支渠二分支渠内发现一具未知名女尸,经 DNA对比系乾县失踪人员董贝贝。

  董贝贝的父亲董西峰得知孩子溺水的消息,怀疑他杀,要求尸体检验。2014年3月14日,尸检报告出来,尸检结果系生前溺水,未发现中毒和性侵犯。但是家属认为生前溺水也不排除他杀,他们向警方提供了两个重要嫌疑人,希望礼泉公安局立案。礼泉县公安局一位领导说,他们应该到乾县立案。董西峰又到乾县公安局刑警大队,办案民警却拿着拐骗案的材料给他们谈,这个死亡案件不能立案。

  董西峰及其家人认为,生前溺水包括失足、自杀和他杀(推入大渠),但是女儿失足不可能,董贝贝自幼在大羊村长大,地理位置熟悉,且大渠沿岸都有护栏,夜晚街道和路边都有路灯。同样女儿自杀也不可能:董贝贝无任何精神方面的疾病,无不良嗜好。从出事当天看,她处处表现都很高兴,从出事前几天遇到的每个人口中,都得知董贝贝无异常的表现。

  董贝贝去年21岁,未婚,而礼泉县公安局第一次尸检竟然将董贝贝年龄写成大约35周岁,相差十四岁,且未做性侵检查,这是案件的关键一步,他们没有做阴道拭组,在烽火镇王相村,根据董西峰多次调查询问,法医根本就没有脱贝贝的内裤做检查。

  礼泉公安局初检说贝贝尸体中度腐烂,其实贝贝实际死亡水里温度零度左右,根本不存在腐烂一说。初检报告中为什么不推断死亡时间,根据当时的尸表可以看是否出现尸斑,尸僵。咸阳市公安局作出的尸检报告,没有从董贝贝胃内容物鉴定吃大盘鸡后,几小时死亡(即内容物消化和排空程度)只做了有无中毒和镇定鉴定,不利死亡时间、入水渠地点的推断,耽误了寻尸的最佳时间和破案时间。

  对溺水事件的经过家属也提出怀疑:其一、董贝贝尸体被打捞上来衣服只有保暖内衣和内裤、袜子,且两个袜子脚面上都有破损,怀疑为他杀;其二、出事当天下午,只有其男友周某和闺密畅某跟董贝贝通话,并且他们俩都知道董贝贝当天辞工,是谁打电话把董贝贝叫回老家并教董贝贝向父母撒谎?其三、未婚夫周某说,他把董贝贝送到女同学畅某家门口,心里不踏实,在北边大渠岸边路灯下,看她是否安全进门,这时董贝贝从远处跑来,问他是否车坏了。周某回到姨妈家,明知道晚了,为什么没打电话问董贝贝是否进门了。第二天一直也没打电话。

  另外,畅某的表哥郭某曾在一年前追过董贝贝,她本人也比较愿意,后来父母不同意,他们分开了。事发前一天,有人见郭某用摩托车带董贝贝在郭某家附近出现过。当然也不排除第三人作案的可能。

  两地公安各有说法

  由于董贝贝失踪溺水事件,最初是在乾县公安局梁村派出所报的案,并且以涉嫌被拐骗立案侦查。8月21日下午,记者首先来到位于梁村街道的梁村派出所,该所一位副所长接待记者,他表示要接受采访必须经过县局政工科批准,而且他们已经把案件的详细经过上报局里,其他不便多说。他只是说这个案子他们配合乾县公安局刑警大队传唤嫌疑人,并到西安多次寻找嫌疑人,他们已经尽心尽力。

  8月22日早晨,记者到乾县公安局了解情况,该局答复说,董贝贝最早是按失踪报案,立为刑事案子,该局刑警大队和梁村派出所一起展开调查侦破,但一直没有重大线索。2014年春节过后,在礼泉县发现董贝贝的尸体,经过尸检排除他杀,溺水死亡,经过咸阳市公安局协调,根据事发地辖区管理,由礼泉县公安局负责处理,死者家家属认为乾县不立案,礼泉也不立案,其实礼泉公安局接手后,乾县公安局就销案了。

  当天下午,记者到礼泉县公安局采访时,被告知主管办案的民警外出公干不在,具体案情按规定也不便告诉记者。该局宣传科同志经请示领导解释说,尸检报告是溺水身亡,存在三种情况:第一、死者失足掉入水中。第二、跳水自杀。第三、涉嫌他杀。就目前掌握的情况,没有找到发案地、发案现场,不具备立案条件。

  对于家属怀疑第一次尸检只是初步尸检没有对尸体阴道等部位进行取样解剖鉴定,因为当时是按照未知名尸体处理,做初步的尸检并无不当之处。按理乾县公安局最初按失踪立案就应该由他们负责处理,现在经过咸阳市公安局协调后,指令礼泉公安局负责调查处理,目前还不确定为他杀,不符合立案条件的规定,所以没有立案。

  对于乾县、礼泉两地公安局的说法,死者董贝贝的父亲董西峰表示,公安机关立案调查,无论结果如何,至少给家属一个安慰,也能告慰女儿的在天之灵,如今女儿死得不明不白,这个结局他们实在无法接受。8月21日上午,就在记者采访当天,逝者家属到咸阳市公安局找主管刑侦的领导,再次提出立案申请,被告知一周后,市局将派人督办此事,但目前没有新的进展。文/图本报记者杨立

 

保存|打印|关闭

美食攻略|人气餐厅

新浪首页| 新浪陕西| 新闻| 美食| 时尚| 旅游| 城市| 健康| 教育| 汽车| 站点导航| 优惠商家

新浪简介|新浪陕西简介|About Sina |广告服务|联系我们|客户服务|诚聘英才|网站律师|SINA English|通行证注册|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版权所有

分享到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