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首页| 新浪陕西| 新闻| 美食| 时尚| 旅游| 城市| 健康| 教育| 汽车| 站点导航| 惠购| 世界杯

|邮箱|注册

新浪陕西

新浪陕西> 新闻>生活万象>正文

广州一城管队长受贿400万 称怕得罪人不敢不收

来源:新快报2012年11月19日09:17【评论0条】字号:T|T

  称怕得罪人才收钱,另有近700万巨额财产来源不明

  据新快报消息 “行贿人都是见不到我的,都是通过中间人来行贿,这些中间人都是有权有势的人,如果我不收的话,得罪不起。”

  ——落马城管队长王宝林

  见习记者 郭海燕 实习生 王嫚 报道 “以前有算命师告诉我,50岁前不要把钱存入银行,否则将招来大祸。”没想到一语成谶。任职城管队长两年间,账户进入两千多万元,快要50岁的原城管队长王宝林没闯过不祥预言,日前分别以受贿罪、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被追究刑事责任,日前在中院过堂审理。

  据查,2009年6月至2011年7月,王宝林在担任广州市城市管理综合执法局白云分局太和镇执法队队长及主持广州市白云区太和镇城管办日常工作期间,利用其负责该队全面工作的职务便利,在查控和清拆违法用地和违法建设的过程中,为请托人谋取利益,先后21次收受请托人邓某城等人(均另案处理)贿送的人民币共计432万元、黄金制品500克。

  检方称,2009年7月至2011年12月两年之间,王宝林实际控制的7个银行账户先后多次存入现金共计人民币2071.89万元,其银行保险箱查出黄金3.4公斤,市场参考价格为122万元。

  公诉人称,在两千多万元中,六百多万元是王宝林与人合作投资违建的收入,加上朋友寄存两百多万元等,共有950万元当属合法收入给予扣除。王宝林任职两年,拿着处长级工资水平共收入37万元。扣除受贿所得四百余万元和有证据证明的合法收入,仍有差额人民币689.51万元,无法说明其来源。因此,检方机关指控王宝林犯有受贿罪、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

  【庭审现场】

  “我肯定不是最大的菩萨”

  对于21宗受贿指控,王宝林大部分供认不讳。据行贿人王某称,2008年7月其在太和大源村购地施工。执法队队长王宝林带执法人员来到工地检查,说该楼房是违章建筑,王某便经常约王宝林吃饭并多次贿送钱财。法庭上王宝林则自喻为狗腿子,称支队去拆违,只是执行,至于哪一栋要拆,哪一栋不拆,都不是他们自己决定的。王宝林说:“行贿人都是见不到我的,都是通过中间人来行贿,这些中间人都是有权有势的人,如果我不收的话,得罪不起。”

  王宝林还称:“这里就像一座庙,庙里有很多菩萨,我肯定不是最大的菩萨,也不是最小的小鬼。他们到庙里来上香,肯定不是只给我一个上。”

  否认巨额财产来源不明

  在21宗受贿指控里,王宝林仅有一单不以承认。检方指控王宝林利用职务便利为位于广州市白云区太和镇大源村十七社林科所旁的违建的请托人刘某提供帮助,并从中收取刘某贿送的15万元,王宝林称从未见过此人,所以坚决否认,称如果因为不承认此单而被取消自首情节也愿意。

  法庭上,王宝林对巨额财产来源不明一罪也予以否认。他称账户中有730多万元是转业前倒米倒煤、经营宾馆的合法收入。当法官表示质疑时候,王宝林表示拿不出证据,意指当时环境潜规则使得自己获得生财之路。

  王宝林称,以前有个算命先生说,50岁以前不要把钱存在银行,不然就会招祸,以前赚的钱都以现金方式放在家里,后来没听这个算命先生的了,把钱存进了银行。

  相关新闻 》》

  科级城管队长竟有存款2000万

  据21CN消息 信息时报报道 原广州市城市管理综合执法局白云分局太和镇执法队队长王宝林,被指在2009年至2011年短短两年时间,包庇违建狂收违建投资人好处费432万元,其名下及实际控制的7个银行账户中,存款高达2071万元人民币,银行保险箱竟藏有3.49公斤黄金。上周四,这名来自城管系统基层的“巨贪”执法者,因涉嫌受贿罪和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在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过堂。

  包庇违建狂收432万 七个账户存了两千万

  据指控,2009年6月至2011年7月,王宝林在担任广州市城市管理综合执法局白云分局太和镇执法队队长期间及主持太和镇城管办日常工作期间,利用负责该队全面工作的职务便利,在查控和清拆违法用地和违法建设的过程中,放纵违建当事人进行违法建设,21次收受违建当事人邓某、郭某、萧某、陈某、王某等多人(均另案处理)贿送的款项共计人民币432万元、黄金制品500克(折合人民币158830元)。

  除了受贿,王宝林涉嫌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检方指控称,2009年7月1日至2011年12月19日,王宝林在华夏银行、中国建设银行其本人名下5个账户,以及陈某名下但实际由王宝林控制的2个银行账户,先后多次存入现金共计人民币2071.89万元。

  检方称,扣除受贿所得及其他有证据证明合法来源的所得,差额人民币689.51万元,明显超过合法收入,不能说明来源。针对可以查证来源的财产中,检方当庭宣读了相关的证据,包括王宝林从2010年2月至2011年12月在太和镇的收入共计人民币37万余元。

  检方认定王宝林是犯罪后主动投案,属于自首。侦查阶段,侦查人员查获了王宝林在银行保险箱藏着的金条共33条,摆件黄金制貔貅一只,含金量均为千足金,总质量3469.96g,市场参考价格为122万元。检方扣押了重200克的黄金制貔貅和每根重100克的金条3根,其余金制品在指控中并未涉及。

  据悉,王宝林案发后,其涉嫌受贿牵涉的太和镇数处违章建筑被拆除。

  市场违建被媒体曝光 索要三金条疏通关系

  王宝林被指控的21宗受贿中,行贿人都是违建投资人或请托人。其中,在2011年8月,王宝林为太和镇谢家庄5社望岗岭的违建请托人饶某(另案处理)提供帮助,从中收取饶某贿送的金条3根(共计300克,折合人民币85230元)。

  此案中,所涉及的违建是4栋2层高的市场,这个市场没有报建手续,却仍在2010年7、8月动工后,此时被媒体曝光。于是,饶某找王宝林帮忙不要拆除,王宝林答应了。

  其后,王宝林打电话让饶某买了3条金条给他去做工作,饶某买了4条100克的金条,每条28410元。第二天,就将3条金条包好和发票放在一起并拿了几盒茶叶,一起放在塑料袋里送给了王宝林。

  【庭审直击】

  谈疯狂受贿 之所以收钱,是不想成为敌人

  年近五十的王宝林已经头发斑白,身材发福,佝偻着背在庭上受审数度哽咽落泪,十分落魄。他在庭上的供述与侦查阶段关于受贿的事实基本一致,对于指控的21宗受贿包庇拆违,他只否认了一宗涉及15万元的受贿事实,坚称即使要取消认定自首也不承认。

  王宝林在庭上称收钱并非心甘情愿的事情,“之所以收钱,是不想成为他们的敌人”。“行贿人都是见不到我的,他们通过中间人来行贿,这些中间人都是有头有脸的人,这些人我得罪不起”。

  他还十分形象地描绘道,“这里就像一座庙,那些人到这里来进香,肯定不是只给我一个人,庙里有很多菩萨,我肯定不是最大的,也不是最小的小鬼”。

  谈城管工作 自称狗腿子,不想干又辞不掉

  说起拆违,王宝林称,其所在支队总共只有11个在编的人员,而太和镇违建密度很高,一般小的拆违行动他都不会亲自到场,只有整栋楼违建的他才会出现。而且,“不一定收了钱就不拆,收了钱也有强拆的,拆了再退回去”。

  王宝林庭上还自嘲“狗腿子”,说“我本来不想干的,但辞职又辞不了,没人肯来坐着个位置,谁来谁死”,又抱怨“违建的3天就起一层楼,拆还没那么快,区里面要求冒头就打,镇里面又要求走程序,做城管难,左右不是人”。

[1] [2] [下一页]

精彩推荐更多>>

相关报道

发表评论

新浪简介|新浪陕西简介|About Sina |广告服务|联系我们|客户服务|诚聘英才|网站律师|SINA English|通行证注册|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