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首页| 新浪陕西| 新闻| 美食| 时尚| 旅游| 城市| 健康| 教育| 汽车| 站点导航| 惠购| 世界杯

|邮箱|注册

新浪陕西

新浪陕西> 新闻>社会新闻>正文

村中百亩地被征占 老汉反映问题被逼没病拄拐

A-A+2014年4月28日14:43 陕西农村报评论

  陕西农村网-陕西农村报咸阳讯 (记者 崔福红 车向斌) 他,是一双完好的腿,却要柱着双拐;他,双腿非常地完好,却要打着白色的绷带。这是记者在陕西省三原县高渠发展中心丁留村田安良家亲眼看到74岁的村民田安良给记者演示他曾经经受过这种噩梦般的日子,一个好端端的人被三个陌生闯进家里来的三个小伙子逼成了一个“残疾人”,就连吃饭睡觉上厕也都要双拐不离身,生怕演戏不真,让突如其来的验收看出破绽。

  4月24日,记者来到陕西省三原县高渠发展中心丁留村田安良的家,见到了本文的主人公已经头发斑白74岁的老人 田安良,田安良心绪无法平静的给记者叙说了他去年被别人指使呈被打必须装病,随后还有人要来验收被打结果恶剧惊魂的一幕。田安良一边说着还一边还给记者演示起他曾经遭受过魔鬼般纠缠的那些日子,至今阴云无法散去。

  田安良说:“2013年5月1日凌晨5时许,一帮手持棍棒的5名蒙面人来到他们的家门前敲打他们家的大门,早已有心理准备的田安良并没有开门,而是提着两个半截子砖上了他们家二楼的屋顶,准备和不怀好意的人应对一番。

  走到前房房屋屋顶的边沿,田安良从楼上向下望去,只见5个手持棍棒的蒙面人,叫不开门后开始离去。头一次经历蒙面人夜闯自己的家,这一夜,田安良的全家再也没有睡觉,惊慌惊恐中等到了大天明。

  然而,事情并没结束,随后的一些日子,耸人听闻的怪事在他的身上接踵而至。

  5月2日下午4时30分,田安良骑着自行车从县城回到距离他们家不远的路上时,他觉得,一辆乳白色的小车在他的身后跟踪着。快到村口时,小车突然超越了他停在了他前边不远的地方,摆出要截住他的架势,田安良顿时觉得有些不妙,没有再前行,马上从身旁就近的一个进村小路拐了进去,避开了那个小车的拦劫。

  心神不安回家后,放下自行车,田安良赶紧来到他们村和他关系比较好一个村民的家,将刚才遇到小车跟踪他的事向这位村民说了一下。那位村民安慰他:“大白天的,不要害怕”。田安良稳了稳神之后,便回家去了。走在回家的街头,老远望去,只见从小车下来的有三个小伙子蹲在距离他们家不远处的一个墙根下。这几个人和田安良之间并不认识,田安良也没有理会他们直接就回了家。

  早已盯上了田安良行踪的这三个小伙,在田安良回家后的不大一会就开始敲门。听到敲门声,田安良的老伴首先走出屋子开门,田安良紧随其后。进门后的三个小伙将田安良形成一个三角形把他团团围住。先是让他到后院说,田安良不肯,便就地说了起来。

  其中一个小伙子面对田安良问道:“你是不是就叫田安良”,田安良回答:“是”。问了后那小伙子对田安良说:“你要知道,今天是我头叫我来打你的,我看你年龄也大了,就放你一马,但你最近几天要睡到床上,那里也不要去”。

  田安良说:我和你们没有冤没有仇,为征地向上边反映情况,我也是在替大家说话,不是为我私人的利益。

  那小伙根本就不听田安良讲的这些,继续叮咛田安良:“爷,你最近一定要睡在床上,坐在床上那里也别去,我头一会还要来验伤,查看我们打你的结果。说着,还问田安良有电话没有,田安良把自家的座机电话号码给人家说了一遍。边说,那小伙一边用手机记了下来。记完电话,三小伙要走。当时,惊心的田安良对那三个小伙并没有动手打他,还存有一份感激之情。人家出门时,还顺口说了一句:“谢谢”,那三个小伙一边走着,其中的一个回答道:“没啥”。便离开了田安良的家。

  三个小伙走了没有十分钟,就给田安良打来电话,说:“快,我头马上就来了,田安良按照人家的安排上了床,盖着被子,装作一副刚才被打很痛苦的样子。田安良在床上等了大约有20多分钟,就是不见有人来验伤,就让刚从外面回来的女儿赶紧去告诉另一个关系相好的村民报案。不大一会,派出所两个警车很快地就到了现场,并向田安良询问了一些发生的情况。

  警察走后,田安良再次接到了那小伙打来的电话,对方说:“听说你报了案,好”。电话中并问田安良:“跟前有人没有,田安良说:没有,对方又说:“听说你给派出所说你打的不重。你可不敢这么说,你这样说会把我们给害了,我们就挣不成钱了”。

  警察走后田安良再次接到对方电话,说:“你明天一定要到县医院去看病,不要骑自行车,要让家人掺扶着你出门。到医院后也不要拍片,要让医生给你的右腿打上石膏,扎着绷带。你最近几天不要在屋里睡,住几天医院,花多少钱,我给你报”。说完这些,急促地又告诉田安良:“快!我头马上就来验伤,你一定要睡在床上”

  听了这番话,田安良再次无可奈何起来,睡在床上等不见头来验伤的田安良经和家里人还有一些村们商量,拨打了120,叫来了一辆救护车。救护车拉着警笛呼啸着从他们的村中经过。到了医院,检查时,医生问他怎么了,田安良只是说:头晕。在医院,田安良拒绝了医生让他住院观察的建议,明知道自己没病,医生开的药他也不买。他和送他来医院的家人商量,这样装病总不是个办法。他们在医院走道的椅子上坐了一会,最终决定还是回家。

  回家后的前三天,田安良全副武装,按照那三个小伙电话的指示,他右腿打着绷带,把借来的两个双拐时刻放在身边,每次走动都要装出一副被打致伤痛苦的样子,生怕有突然进屋的人验伤暴露了其真相,对不住人家那几个小伙的一片好意。

  时间一天天过去,没有病的田安良总觉得越装越不像。第四天,他下决心把绷带给取掉了,双拐也不拄了,只是过上了担惊受怕无病人的生活。

  时至今日,他当时拄着双拐,打着绷带的日子,就像一个魔鬼一样天天在折磨着田安良,阴魂从心底无法抹去,他总怕还有一天再次遭遇更大的不幸,还专门给自己准备了一把马刀防身,每当有怪异的敲门声,他都要一手提着马刀,一手小心翼翼的开门。田安良说:“事出有因,在他的身上之所以出现了这种令人不可思议的一幕,只是因为他们村100多亩地给不合理的被征占了,他一直不满罢了!

保存|打印|关闭

美食攻略|人气餐厅

新浪首页| 新浪陕西| 新闻| 美食| 时尚| 旅游| 城市| 健康| 教育| 汽车| 站点导航| 优惠商家

新浪简介|新浪陕西简介|About Sina |广告服务|联系我们|客户服务|诚聘英才|网站律师|SINA English|通行证注册|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版权所有

分享到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