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首页| 新浪陕西| 新闻| 美食| 时尚| 旅游| 城市| 健康| 教育| 汽车| 站点导航| 惠购| 世界杯

|邮箱|注册

新浪陕西

新浪陕西> 新闻>社会新闻>警方成功解救富平被医生拐卖男婴>正文

医生抱走新生男婴私自处理续 还有两娃被"处理"

A-A+2013年7月29日07:09华商网-华商报评论

  延伸阅读:婴儿被陌生女亲后昏迷 警方排除贩卖儿童嫌疑  

  昨日,在富平县妇幼保健院产科病房内,产妇董女士躺在病床上一言不发本报记者 张红娟摄

  “在张某侠的劝说下,我们放弃了小孩……”

  “她让我们把小孩放到病床上,说会让一个老头抱走处理……”

  7月27日,本报报道富平县妇幼保健院产科副主任张某侠劝说产妇董某放弃新生儿后[详情],引发高度关注。昨日,富平县薛镇的另外两户人家向本报反映,早在2006年,同是在富平县妇幼保健院产科,他们的婴儿刚出生后,也是在张某侠的劝说下,交由她私自“处理”了。

  ■她说孩子生殖器有缺陷

  富平县薛镇沟龙村二组今年31岁的董某与妻子2005年结婚,2006年的冬天的一天下午,妻子在富平县妇幼保健院生下一名男婴。

  “当时娃生下来,在我身边还呆过两小时。”据在外打工的董某回忆,当时妻子的主治医生正是张某侠。“张某侠说,孩子有病,以后不好养,劝我们放弃小孩。”董某回忆说,张某侠告诉他,孩子生殖器有缺陷,以后不能正常上厕所,即使花费几十万元也不一定看得好。他也确实看到孩子生殖器有缺陷,同时加上医生的劝说,遂在张某侠提供的一张纸上签下了“同意放弃小孩”字样。“张某侠让我天黑后,将孩子抱到楼下,放到花坛旁,她说会有一个老头帮忙抱走小孩。”董某说,大概晚上九点多,他按照张某侠的嘱咐将孩子包裹好,连同纸箱子放在了楼下一角的花坛旁,之后离开了。董某的母亲讲,张某侠还向其索要了50元,“说是给那个老头,感谢人家帮忙了。”

  在生产后的第三天,董某的妻子出了院。当左邻右舍问起孩子的事,他们总是摇摇头。该村一名妇女证实,“他媳妇当年确实怀孕了,听说娃没成,可惜了。”该村多位村民也证实了这一说法。>>>有人冒充医生企图偷婴儿 医院每晚增派保安巡查

  ■她说孩子气弱怕养不活

  薛镇韩村四组的罗某一家,也在2006年经历了类似事件。据罗某讲,当年孩子不足月便出生了,生下来只有三斤八两,身体状况不是很好。张某侠当时说,孩子气弱,怕养不活,劝说他们放弃了小孩。

  “她(张某侠)让我们走时,把小孩放到病床上,说会让一个老头抱走处理。”罗某说,张某侠向其索要了30元,说是要给老头的“处理费”。之后,他们一家就离开了,“因为很伤心,之后再未提起过此事。”

  ■三家均与张某侠熟悉

  7月27日本报报道中提及的来某一家,之所以选择到富平县妇幼保健院分娩,一是因为这里是分娩定点单位,更重要的是来某父亲与55岁的张某侠是同学,而张某侠又是产科副主任,“所以比较放心。”

  而据罗某的姑姑讲,自己与张某侠也是同学,关系要好,对她十分信任。直到近日,来某一家的事情被报道之前,他们和来某一家一样,都对张某侠心存感激。

  董某为何去找张某侠生产?董某的父亲说,张某侠的妹妹嫁到了他们村。在该村,村民们都知道,其姐张某侠在富平县妇幼保健院工作多年,现任产科副主任,“有谁家生孩子,我们都会找她帮忙。”就这样,在张某侠妹妹的介绍下,儿子带着妻子到妇幼保健院生产。

  昨日下午4时许,在薛镇沟龙村二组,记者找到了张某侠的妹妹,一听说记者了解此事,她只称,“我不知道,不要问我。”她重复着这句话,关上了大门。

  疑问:三个娃都交由老头“处理”老头是谁?

  三个事件中,当事人均提及张某侠所说的“老头”,但都没有见过老头本人。老头到底是谁?没人说得清。有人说,老头是该院烧锅炉的,有人说是看管车棚的,也有人说是打扫卫生的。

  昨日下午5时许,记者来到富平县妇幼保健院,欲了解相关情况,但该院院长、副院长、党支部书记、办公室门均紧锁。记者致电产科主任高文平,他说没上班,这些事他并不知情。记者在该院院子内见到看管车棚的杨师傅,他说他在此已经工作七八年了,“没见过,也从来没有听说过‘处理’小孩子的老头。”

  警方:案件已移交刑警大队

  昨日上午,在富平县妇幼保健院产科病房内,来某妻子董女士躺在病床上,用手捂着头,一言不发。“这都12天了,我孙子到底在哪,是死是活连个信儿也没有。”来某父亲叹着气说,自7月16日事情发生以来,他吃不好睡不好,人明显消瘦了。

  而来某则眉头紧锁,蹲在病房一角,“我们一直在问派出所,但还是没有任何进展。”

  在富平县杜村中学对面的张某侠家中,大门紧锁。记者敲门,一大约60岁的男子自称是张某侠丈夫,“她人不在,我们什么都不知道”。一年轻男子则挥着手称,“因为这个事,她精神饱受摧残,已经快崩溃了!”张某侠家人均不愿多提及此事。

  昨日下午,富平县公安局城关派出所所长康西平称,案子已移交富平公安局刑警大队处理。当问及孩子是否尚在人世,该局刑警大队队长杨建龙称,“这个不好说。”而对于张某侠的情况,杨建龙称,“只知道生病了,不知道目前人在哪,仍没有采取强制措施。”

  本报记者张红娟实习生刘盼

  【延伸阅读】

  初生婴儿被熟人偷走 犯罪嫌疑人:太喜欢孩子

  婴儿出生良好14天后夭折 匿名短信:非正常死亡

  【医者良心哪里寻】

  医生做剖腹产手术时接手机疑致婴儿夭折

  婴儿夭折 医院记录却为“情况好”

  男婴一出生头坠地夭折 院方:与婴儿死亡关系不大

  【评论

  医患:建立和谐关系有多难?

  拿什么来拯救你,医患关系?

(编辑:SX009)

保存|打印|关闭

美食攻略|人气餐厅

新浪首页| 新浪陕西| 新闻| 美食| 时尚| 旅游| 城市| 健康| 教育| 汽车| 站点导航| 优惠商家

新浪简介|新浪陕西简介|About Sina |广告服务|联系我们|客户服务|诚聘英才|网站律师|SINA English|通行证注册|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版权所有

分享到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