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首页| 新浪陕西| 新闻| 美食| 时尚| 旅游| 城市| 健康| 教育| 汽车| 站点导航| 惠购| 世界杯

|邮箱|注册

新浪陕西

新浪陕西> 新闻>社会新闻>正文

车主被自家货车碾轧身亡 肇事者是超限检测人员

A-A+2013年7月10日07:11华商网-华商报评论

 重型货车停在停车场,由于是新车,车头还挂着红绸花,车身挂着红布 重型货车停在停车场,由于是新车,车头还挂着红绸花,车身挂着红布
 昨日,108国道终台(东)超限检测站入口岗亭里,已经没有工作人员办公本组图片由本报记者 李晖摄  昨日,108国道终台(东)超限检测站入口岗亭里,已经没有工作人员办公本组图片由本报记者 李晖摄

  8日凌晨的一场车祸,让长安区引镇人王淋峰永远离开了他的家人。

  蹊跷的是,肇事车辆竟是王淋峰家被暂扣的重型货车,而肇事者是超限运输检测站的执法人员。

  这场车祸到底是怎么发生的?

  新车第一次拉砂石

  遇上超限检测

  今年6月,41岁的长安区引镇人王淋峰,买了辆前4轮后8轮的重型货车,打算从事砂石运输。

  7月7日,王淋峰家的新货车第一次拉货,从宝鸡扶风将一车砂石运往长安区细柳街办。为了安全,刚刚从事这个行业的王淋峰雇了名司机,自己也跟着押车。

  7月8日凌晨3时许,这辆满载砂石的货车从宝鸡方向行至108国道户县大王附近时,遇到陕西省108国道终台(东)超限运输检测站6名执法人员突击检查,货车被拦了下来。“执法人员说我们的车超载了,让我下车。”司机苟新红说,“我下车后,坐上了执法人员的一辆依维柯,被送到了前方监测站。车主王淋峰和货车并没有一同过来。”

  开着雇主的新车第一次上路,就遇到突检,到达监测站的苟新红不知该如何处理此事,想联系王淋峰商量,但他下车太匆忙,手机留在了车主王淋峰那里。最后,他借了部手机和王淋峰联系,可此时他自己的电话和王淋峰的电话都无法接通,慢慢地,他开始着急。

  通过一双鞋

  妻子认出死者为丈夫

  同样着急的还有王淋峰的家人。“他是7月7日下午和司机出的车,按理说7月8日早上就应该回来了,可到中午也没见他们回来,而且整整一上午,我们都和他还有司机联系不上。”王淋峰的爱人说。

  不安地等到8日下午2时许,王淋峰的爱人接到了户县交警大队的电话:“您是王淋峰的爱人吗?请到户县人民医院来一趟。”王淋峰家人急忙赶到户县人民医院。

  被带到医院太平间时,王淋峰的家人不敢相信眼前这一切是真的:一名被车轮碾轧过、已没有呼吸的中年男子,血肉模糊地躺在面前,右腿已经和身体分离,相貌已经没有办法辨认。“是……王淋峰,他出车走时,穿的就是这双土黄色的凉鞋……”只看清了这个细节,王淋峰的爱人就昏了过去。

  “当时交警告诉我们是肇事逃逸,还没线索。到了8日下午3时30分左右交警就称案子已经破了,随后带我们到户县千王村的停车场内看肇事车辆。”王淋峰的家人说,他们一眼就认出了自家新买的重型红色货车,交警说,碾轧王淋峰致死的,正是自家的新车。

  家人们惊呆了,怎么也无法把王淋峰的死和自家的新车联系起来。车身加货物,重近60吨啊。

  户县警方并未向媒体透露更多案情。“目前还在调查取证中。”警方称,“肇事司机已被警方控制,为陕西省108国道终台(东)超限运输检测站执法人员王某。”对于王某是否有驾驶货车的B照,户县警方并未回答。

  王淋峰的家人怎么也想不明白,这起事故是怎么发生的,和司机苟新红联系上后,他们才了解到一点细节。

  家属怀疑

  出事时死者站在车前

  “车被拦下后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处理,就按执法人员的意思坐上执法车。我下车后,一名执法人员坐上了货车的驾驶室内(后经证实此人正是肇事者王某),让王淋峰也下车,但他不愿意。”司机苟新红说,“随后他们就发生争执,但此时我也离开了现场,不知道后来发生了什么。”“户县警方告诉我们,8日凌晨4时03分,一名路过的司机发现王淋峰躺在血泊中,遂报了警。”王淋峰的家属称,“交警说当时超限站的执法人员已开着货车离开了现场。”

  昨日,记者在苟新红的陪同下,试图在事故现场寻找目击者,可现场周边只有耕地并没有住户,此处也没有监控设备。在停车场内,记者注意到肇事车前方挡风玻璃下及前保险杠上沾满灰尘,但驾驶座前方的车头位置有些灰尘被擦掉。

  “王淋峰一米六的个子,身子刚好能到这些被擦掉的灰尘的位置。”家属们猜测,“会不会是当时王淋峰站在车前,试图阻止执法人员开走货车被撞了,他的身子刚好将这些灰尘抹掉,最终被卷下车轮,遭碾轧身亡。”

  检测站称

  不存在故意撞车主

  昨日,陕西省108国道终台(东)超限运输检测站负责人称;“户县交警8日下午3点多通知我们,称站上执法人员驾驶暂扣车离开时出了车祸,我从其他一同上班的工作人员处了解到,他们对此并不知情。当天凌晨扣车返回时,并未感觉到轧了人,也不知道出了车祸。”

  “不存在车主王淋峰拦在车前,我们的执法人员故意从其身上碾轧而过的情况。”该负责人称,“估计是执法人员没注意到车前有人。”

  记者注意到,由于肇事车为新车。车前方一组反光镜完好,其中有专门用来观察车前2米内地面情况的下视镜也完整无缺。“大车驾驶室较高,无法直接观察到驾驶室前方2米内的地面情况,下视镜就是用来查看这个视觉死角的。”常年驾驶大货车的张师傅称,“有了下视镜就不存在车前有人看不到的情况,此外,车辆行驶过程中轧到东西会有明显的震动和响声,特别是车辆刚起步时。”

  昨日,在陕西省108国道终台(东)超限运输检测站,王淋峰的妻子瘫坐在地,哭得几度昏厥。“我不敢给孩子们说他爸出了车祸。”妻子哽咽着说,“他这一走,整个家的顶梁柱就没了,这个家算是垮了。”

  据了解,王淋峰是家中独子,上有70余岁父母,下有16岁的女儿和13岁的儿子。 本报记者谢涛

保存|打印|关闭

新浪首页| 新浪陕西| 新闻| 美食| 时尚| 旅游| 城市| 健康| 教育| 汽车| 站点导航| 优惠商家

新浪简介|新浪陕西简介|About Sina |广告服务|联系我们|客户服务|诚聘英才|网站律师|SINA English|通行证注册|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版权所有

分享到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