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乎每个星期的工作日里,“00后”郝潇然午餐后都会在公司周围的炒货店买些瓜子、薯片等零食带回办公室。

  那是一家开了快十年的夫妻店,门口有一个敞口机器,随着机器的转动,瓜子、花生等各类炒货的香味弥漫在空气中。

  不过,在这家店不远处新开了一家高端炒货店。郝潇然光顾过一次,买了216克的杏干和500克炒板栗,结账时吃惊地发现:一共花了49.59元,“炒货现在开始走‘高端’线了?”

  冬天来了,热乎乎的炒板栗上市。正因如此,家住高新区的张越彬注意到了小区周围一家才开不久的炒货店:“有的品牌采用小包装,只是称一下重量。他家是敞开的,每一款产品都可以试吃,不像有的店品尝上几样如不购买,店员脸色就不好了。”

  不过她也坦言,这家店里的一些产品价格偏贵,黄桃干39元/斤,冻草莓干139元/斤,综合水果干66元/斤。

  作为地道的本土零食,炒货一直是茶余饭后闲谈时的必备美食。“印象中以前雁塔北路经常能遇到一些做炒货生意的流动商贩。”西安市民敖倩莹回忆。

  与这些炒货摊相比,两年来,西安街头开了不少新式炒货店,这些店铺均设立在人流量较集中的城市综合体周围,同时在装修上也相对统一——招牌醒目,店铺明亮,产品整齐排列。

  为了适应年轻人的需求,这些新式炒货店中的产品除传统炒货之外,还有果脯、糖果、糕点、膨化等。与其说是炒货店,更像是主打炒货的零食店。

  比如,2020年底一款内夹巴旦木外裹奶粉的奶枣就火遍全网,各社交平台上相关笔记和视频播放量破亿,甚至一度“限购”,这样的“网红”就是由某品牌炒货店推出的。

  11月14日中午,记者找到这家店铺并购买了一点奶枣,称重时显示164克共计19.61元,一共19颗枣,平均单颗1.03元。

  记者了解到,以前炒货行业主要以个体销售为主,1999年随着一段瓜子广告,开启了其生产标准化和产品品牌化之路,商超逐步成为坚果炒货的主要销售渠道。此后,随着电商的成长,一些品牌通过线上渠道获取了市场份额。2018年后,电商红利逐渐消退,坚果零食行业也进入了全渠道拓展期,线下线上同步走。

  在业内人士看来,炒货渠道的几次改革可以看作是居民消费能力提升的表现。

  数据显示,在休闲食品的总销量里,坚果炒货的销售量达到行业规模的23%,预计到2025年,中国坚果炒货行业销售规模将超过2533亿元。更整洁的店面、更多的产品选择甚至更高的价格,是否能让消费者心甘情愿买买买?

  “随便买一点就过百了,这在以前是过年期间才有的‘待遇’。”一家新式炒货店外,市民夏园园向记者展示了消费清单:0.62公斤黄桃干48.03元,0.42公斤草莓干44.08元,0.15公斤冻干草莓40.57元、0.49公斤桑葚山楂条11.71元,0.35公斤蜜橘干36.81元,合计181.2元。

  同样认为价格高的还有西安市民宋宇蒙:“可能存在原料好成本高的情况,但不能通过提价等方式把这些成本转嫁给消费者,毕竟我不是只有线下店这一种选择。”

  西安市民邱雨则提出,就像西安这几年出现的中式点心铺一样,每家卖的东西都差不多,也都不便宜,刚开始图个新鲜,时间长了也就不愿意再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