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上11:40,陈宇起床时发现书房的灯亮着,推门一看,67岁的父亲拿着放大镜在看手机上的视频。“爸,怎么还不睡?”“我这上着课,一会就完了。”

  陈宇无奈地告诉记者,父亲喜欢摄影,退休后报了好几个摄影培训班,都是远程手机授课。每堂课50分钟,一天下来光上课就需要花费2个小时,而这只是老人用手机上网的其中一项内容。“我爸就是躺床上了也不马上睡觉,而是刷手机,听见手机掉到地上的声音就说明他睡着了。”陈宇笑言,现在陪伴父亲时间最长的人不是同住一个屋檐下的母亲,而是一部智能手机。

  随着互联网的“适老化”改造,越来越多老年人会熟练使用智能设备,带来便利的同时,也让部分老人沉迷其中。

  吴萌和父亲手机中下载过同一个新闻APP,打开后两者的推送内容却完全不同。父亲手机中首页位置推送的信息不少都有“秘史”“秘闻”“内部会议”等字样。“感觉老一辈人很喜欢阅读历史文章,但对内容的真伪很难辨别。”

  和很多家庭一样,吴萌和家人们之间也建立了好几个微信群,她发现群里活跃着的往往不是年轻人。“每天凌晨,大舅发送养生信息,一发好几条;一大早,长辈们开始在群里发表情包问候;其他时间时不时跳出来一个‘标题党’视频或者文章,让人哭笑不得。”不仅如此,吴萌偶然发现,喜欢看短视频的母亲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关注了她的账号,时不时还留个言。

  “咱上学那会特别流行‘抢车位’和‘种菜’的游戏,没想到有一天我妈也开始沉迷其中。”说这话的是“80后”的张晶晶,“她几乎每天都会在微信群里分享‘浇水’的链接。上次浇水游戏玩了快一个月,兑换了一袋核桃。”

  让老人们乐此不疲的除了“浇水”游戏,还有看视频得金币。打开某集合类视频APP,便能看到下方闪动的字幕。“一个20秒的视频得8枚金币,看1250个视频可以赚1万枚金币,1万枚金币可以兑换1元钱。”本着“不要白不要”的原则,67岁的陆建国一边刷着视频,一边主动分享“拉新”。

  不过,在部分子女将父母沉迷网络视为“洪水猛兽”的时候,很多老人在智能生活时代,借助互联网活得更精彩。

  “与以前相比,如今的生活真是太方便了。除了购物、打车,我还经常在网上查找菜谱,跟着大厨们做菜,提升了厨艺,家人也吃得开心。”今年64岁的张真认为,多数老年人对社会环境的适应能力是比较强的。学会上网后,不仅能为个人和家庭生活带来便利,也能充分享受社会发展的红利。

  如今,张真是姐妹们眼中的“网络达人”,大家喜欢向她请教,她也重新找回了退休前那种“被需要”的感觉。“我们姐妹几个不定期聚餐,每次都让我推荐地方。不是因为我吃过的餐厅多,而是我善于在网上搜索各类餐馆信息。”这不,今年的重阳节,张真又和另外3位朋友约着去吃一顿火锅,为此她在手机上团了优惠券。

  “网络的精彩世界,无论是年轻人还是我们都没办法抵挡。”张真认为,与其一味限制,不如让老年人能够待在安全、舒适的互联网“老年模式”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