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和平花园实施业主自管以来,仅2019年全年,小区财务收入就结余了83万元。本报昨天的报道引起业内高度关注,昨天上午,西安好几个小区的业委会都赶到和平花园学习取经。

  这个小区是何种情况下实行业主自管的?自管模式究竟如何运转?物业服务又该怎样满足业主需求?和平花园的自发探索,或许还难以给这些问题提供一个明确的答案。但正如一些业主所说:“自管不一定最好,适合自己小区的才是最好。”

  前物业管理混乱 业委会自管小区

  和平花园作为西安最早一批低洼改造项目,从1996年竣工入住以来,由于建成时间较早,小区的各项设施都逐渐老化,由管理落后引发的矛盾日渐凸显,不尽如人意。

  “光有大门没有门禁,也没有安防设施。”一位不愿具名的业主说,小区一共三栋楼,全都毗邻闹市区,每栋一个大门,直接临街,公共区域的卫生和各类违建,引发不少业主的不满。

  在业主们的邀请下,长期关注陕西社区建设的物业专家何志恒参与过业委会备案过程中的一次协调会,并受聘为和平花园专家顾问。

  昨天,何志恒向记者回忆称,当时的物业公司管理了很多年,人员臃肿,管理效率低下,“经营不理想,业主不理解。”

  2018年7月14日,和平花园召开业主大会,同年10月31日,首届业委会完成备案,两个月后,在何志恒的全程指导和帮助下,业委会按照《西安市物业管理项目交接管理规定》,和前期物业公司签订了退管交接协议,有序平稳进行了移交。

  小区成立业委会不能以换物业为目的

  就和平花园而言,何志恒将“业主自管”模式的核心概括为三点,“一是物业管理重大事项决定权由业主共同决定;二是物业管理经济权由业主全部掌管;三是物业服务人事权由业委会负责管理。”他同时认为,以上这三点,也是业主自管模式的内在属性和必然要求。

  在和平花园业委会的筹备过程中,何志恒反复强调一点,“业委会不能为了选举而选举,不能以换物业为目的,在选人和制度建设上,一定要靠制度,不要靠人情。”

  记者从西安市住建部门了解到,2017年1月1日起实施的《西安市物业管理条例》第78条中有明确要求,物业服务企业应将企业资质证书、物业服务内容、收费标准、收费项目、共用部位和共用设施设备经营收益情况等信息,在物业管理区域内显著位置公示并及时更新。

  “我们不能否定物业公司的作用,但是业委会作为业主大会的执行机构,必须得对全体业主负责。”和平花园业委会主任扈先生告诉记者,只有让每一分钱在阳光下运行,才可以保证业委会的公信力,保证业主自管模式的良性、正常运行。

  公布公共收益和支出是小区自管“亮点”

  在和平花园业主们眼中,从2018年12月25日实施业主自管以来,大家最满意的,除了共有收益公示、重大事项讨论之外,还有业委会这支队伍。

  业主曹大爷说,他在小区住了20多年,眼看着原来靓丽的小区一天天破败,很是着急。“成立了业委会,我感到特别激动,这些年轻人能把工作做到这个程度,特别是财务状况很清楚,这让大家看到了继续在小区里过好日子的希望。”

  业主左女士说,知情权得到保证,大家才会有投身公共事务管理的热情。以电梯广告收入为例,物业收了多少广告费、用到哪里?过去的物业公司从来没公布过,自从业主自管以来,每一笔收支都清清楚楚,不仅会公示,还能随时进行查询,保证了每一位业主的知情权。

  但是,随之而来的各种质疑声也不绝于耳:业主自管小区后,牵头的业委会能否直接以“业委会”这个民间组织的身份管理物业?业委会行使物业管理权,由谁来监管他们的工作……

  业主自管虽然是一个小探索,但背后则是社会基层治理的大命题,极具示范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