代办公司大门紧锁人去楼空代办公司大门紧锁人去楼空

  轻信第三方公司“有关系”“可以快速办理保障性住房”的说辞,西安多位市民缴纳两三万元至二三十万元不等的“服务费”,将申请保障房一事交给对方“代办”,不想最终房子没拿到,“服务费”也迟迟讨要不回。

  交了20余万元办理限价房 房没影钱也没了

  50多岁的李桦(化名)就是其中一名受害者。

  2019年底,李桦在亲戚的介绍下,找到一家名为“陕西互赢聚兴”的电子商务公司,希望通过该公司购买一套限价房作为儿子的婚房。

  她介绍,找到这家公司之前,自己就已申请到了购买限价商品房的资格,却一直没有等到可供购买的房源。而这家公司声称,他们可以帮忙办理现房,还带她去凤城九路现场看了房。正为儿子婚期临近、婚房却没有着落着急的李桦一看,很快就和该公司签订了服务协议,并支付了22.5万元的服务费。

  李桦称,当时对方承诺,房子两三个月就能办好,然而事情随后的发展却没有她想象中顺利。“三个月到期后,房子没有办下来,代办公司先后以过年、疫情、复工忙为借口进行拖延,直到今年5月,才给我说他们办不了。”李桦说,对方随后跟她签了一份退款协议,称将为她办理退款,谁知没过多久就关了公司,人去楼空。

  员工称“公司打一枪换一个地方”

  李桦的遭遇并不是个例。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至少有80余位市民给同一伙人交了数额不等的“服务费”,最终面临投诉无门的境地。这些人当中,还有以前在该公司上班的员工。小伙吴韬(化名)就是其中之一。

  吴韬称,自己2019年4月入职这家公司,9月交了5000元为自己母亲办理公租房指标,现在约定时间早已过去,指标没影,退款也没有要回。

  “帮人办理限价商品房、经济适用房和公共租赁住房就是这个公司的主要业务。”吴韬介绍,办理上述业务一单收费从两三万元到二三十万元不等。“公司一个月能接十几单,月收入在50万元到100万元左右,接单时,公司通常承诺‘6到10个月办理完毕’,事实上,100单之中,能办成的只有三四个人,而且还都是公租房。”

  除此之外,吴韬还给记者提供了一个细节。“这家公司多次变换名字、地址,在西安市不同区域开展相同业务。光我知道的就有三四家,公司高层都是同一伙人。”

  吴韬及多位受害者质疑,对方这种行为是为了逃避相关责任,“打一枪换一个地方,很多受害者找不到人,事情就不了了之了。”

  公司未做回应 警方已介入调查

  7月16日当天,针对李桦、吴韬等反映的问题,记者先后到该公司位于未央路和高新区的两处办公地点走访,一处大门紧锁人去楼空,一处早已有别的公司入驻。随后,记者又拨打该公司法人苟某的电话,期望对上述信息进行核实,但一位接线男子称,自己并不是苟某。

  “老板把他电话转接到我这了。我只负责售后,主要协调公司与客户之间的退款问题,其余的一概不知情。”该男子让记者将尚未退款的客户名单发给他,称将在核实之后拿出一个处理方案,同时表示会转告老板。但截至17日晚8时,记者并未收到相关回复。

  据了解,未央警方已对此事介入调查。

  律师提醒:通过特殊渠道办理保障房属违法犯罪行为

  当天,针对这些市民的遭遇,记者也邀请了律师说法。知名公益律师赵良善认为:如果该公司仅仅是提供咨询服务,收取一定的咨询服务费,中途因经营不善、资金链断裂,人走楼空的,这属于民事合同纠纷,李桦等人可向法院提起民事诉讼,主张合同权利,要求退费并赔偿损失。

  如果该公司以咨询服务作为幌子,与李桦等人签订合同,而且对其做出各种承诺,保证为其办理公租房、限价房等事宜,主观上是将他人钱财据为己有,且不断变换办公场所、或人走楼空,这很明显属于合同诈骗,触犯了《刑法》的相关规定,可追究该公司及其负责人的合同诈骗罪的刑事责任。李桦等人可选择向该公司所在地的公安机关报案,由公安机关立案调查。

  不过,值得注意的是,如果市民明知通过特殊渠道办理公租房、限价房等属于违法犯罪行为,仍指使他人为其办理,其抑或要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 他提醒,对于不符合国家政策规定条件的公民,无法获取公租房、限价房,即使通过特殊渠道办理了公租房、限价房,也属于违法犯罪行为,最终将逃脱不了法律的制裁。

  文/图 本报记者 张晴悦 

  实习生 张天馨 李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