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三秦都市报

  最近一段时间,电视剧《精英律师》热播,剧中律师们动辄一小时10万元的咨询费、没输过官司、顶级律所不看学历文凭等剧情设置,让律师这个职业充满着神秘、高端、奢侈的色彩。

  然而记者采访陕西多位律师表示:现实中,大多数律师不过是“看上去很美”。

在韩江看来,律师这个职业“看起来很美”在韩江看来,律师这个职业“看起来很美”

  韩江

  每一次开庭对我来说

  都像一场考试

  周六晚上10点,西安市西郊一栋写字楼的9层依旧灯火通明,一家律师事务所的副主任韩江和同事们正围拢在一起讨论着下周开庭的案子。这样的状态,对他们来说已经是一种常态。

  诉讼案件并不是输赢那么简单

  和电视剧《精英律师》中靳东饰演的罗槟律师一样,韩江也是律所的高级合伙人。“律师事务所通常采用合伙制,所谓合伙人就是一种法律上的身份,相当于公司的股东。但在实际中,尤其是一些大的律师事务所,会按资历对律师进行划分,设置律师晋升通道,从初级律师、主办律师、资深律师到合伙人、高级合伙人。”

  到今年,韩江从业整整10年了。在他看来,律师这个职业,其实是一个看起来很美、做起来很难的职业。

  剧中罗槟说他作为资深律师,一小时的收费标准在6000元到10万元之间,根据案件性质、复杂程度、工作所需耗费时间等因素,外地民事经济行政案件不涉及财产的咨询费不低于5万元。韩江笑言:“太夸张了。”

  他说,对于律师收取咨询费的问题,要区别对待。对于弱势群体,法律咨询是完全免费的。除此之外,有的是计时收费,有的是计件收费。

  “收费的多少也和律师的资历有关。目前西安律师咨询费平均在每小时1000—3000元,北上广可能会多一点,上海市就规定一小时可达到1.5万元。”韩江透露。

  在一些公众的观念中,遭遇法律问题后,请律师的目的就是为了打赢官司,韩江认为这存在一定的误区。“诉讼案件不能以输赢简单划分,只能看有没有解决当事人的问题。比如,一起案件当事人的诉求100万元,最终达成和解80万元并立即执行,对于双方来说都赢了。”

  影视作品中,律师们是身穿律师袍,开庭时在法庭上“闲庭信步”,与检察官或对方律师唇枪舌战或慷慨陈词。韩江称:“这是英美法系的做法。我们穿律师袍开庭的情况比较少,更不会戴假发,开庭时不允许随便走动,发言也是有先后顺序的。没有法官许可,不能说话,而且法庭辩论大多并不激烈。”

  “每一次开庭对我们来说其实都像是一场考试。此前需要做很多的准备,把所有可能考到的知识点全部复习一遍。比如我们律所就把诉讼流程细化到25个步骤,包括了解案情、分析资料、收集证据、制作诉讼文书、整理证据、立案、诉讼、保全等。”

  为犯罪嫌疑人辩护不能夹杂个人情感

  作为律师,韩江需要和各种各样的当事人打交道,其中就包括一些犯罪嫌疑人。直到现在,韩江还记得他第一次在看守所见到王军(化名)时的场景:中等身材,双手粗糙,脸上有着比同龄人还要多的皱纹。

  “打眼一看,就是个老实人。”但是,其卷宗上一个关键点却和其外貌显得格外冲突——妻子被他捅了14刀,最终死亡。

  “律师每年都要承担一定的法律援助案件,其中也包括对刑事案件犯罪嫌疑人的辩护,这体现了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的理念。所以,当我被指派为王军的辩护律师后,便立即着手会见犯罪嫌疑人,研究案情。”他说,任何一个人在听到这样的案情后,或多或少都会愤怒。然而,辩护律师的职业却要求律师本人要始终保持冷静、客观,不夹杂个人情感。

  “了解案情,这是律师首先需要做到的。”于是,有了看守所的第一次见面。韩江了解到:王军一个人在西安以拉货为生,40岁时娶了媳妇。婚后两人经常因为经济问题吵架。女方对他言语羞辱,精神虐待,甚至拳脚相向。事发当天是个夏天,他晚上6点多回家之后又和妻子发生争吵,一直持续到凌晨一点半。忍无可忍的王军,最终拿起了桌子上的刀,连捅了14下。

  韩江说, “王军知道还有律师为他辩护时,跪下了,向我们表示感谢。犯罪行为不能简单以人的好坏去评价,每一个悲剧后面都有他的社会原因。律师办理案件多了,就对人情世故有更深的理解和思考。”

  在看守所会见犯罪嫌疑人时,律师还有很多工作要做:比如,还需要对嫌疑人进行心理疏导;向他们讲解法律知识;讨论辩护方案,告知庭审程序,进行开庭准备;告知嫌疑人有权上诉,解释上诉不加刑原则;了解嫌疑人在监所的生活状况,生活需要,并传达家人的问候。

  最终,在律师的疏导下,王军将所有财产给了女方家人赔偿,女方家人接受赔偿并给予谅解,王军被判处无期徒刑。

马世魁认为,律师职业难和光鲜亮丽联系起来马世魁认为,律师职业难和光鲜亮丽联系起来

  马世魁

  让每一名当事人

  都能感受到公平正义

  “面对任何案件,做最坏的打算,尽最大的努力,让每一名当事人都能感受到公平和正义。” 46岁的马世魁如是说。

  凭借一组短信  前男友告她诈骗

  2014年,红叶通过婚恋网站认识了在西安某研究所工作的赵江(化名)。两人同居后开始谈婚论嫁。红叶无意中得知赵江结过婚,追问之下,招致赵江一顿拳脚,此后还多次对她进行殴打。红叶提出分手后,赵江以死要挟未果,便在红叶家门口安装窃听器,还找了两名社会闲散人员用摩托车将红叶父亲撞伤,使其住院。

  2015年3月,两人彻底结束恋爱关系。赵江自觉内心有愧,便通过银行转账等形式给了红叶一些钱。然而半年之后,赵江报案称,红叶骗取了自己钱财后失踪。公安机关凭赵江打印的一组手机短信,以涉嫌诈骗罪对红叶立案侦查。最终法院判决:红叶的行为构成诈骗罪,判处其有期徒刑一年零八个月,并处罚金3万元,同时责令其退赔赵江2.93万元。

  红叶父母觉得女儿有冤,找到了西安市法律援助中心寻求帮助。因为经验丰富,西安市法律援助中心办公室主任、公职律师马世魁成为了该案件的两名辩护律师之一。公职律师不同于社会律师,在执业过程中除了以律师身份提供法律服务的同时,还以公职人员身份履行公共职责。

  “律师需要有强烈的责任感。一件普通经济纠纷可能涉及一个企业的存亡,一桩刑事案件可能涉及一个人的生死,重大非诉项目中的一个失误就可能引发巨额索赔。像红叶这样,贴上了犯罪的标签,一个家就毁了。”

  对律师来说,除需要熟悉各类法律条款之外,往往还需要对线索进行抽丝剥茧。“我花了一整晚的时间,对恢复后的红叶的手机短信进行了梳理,结果发现,发件和回信是同一时间,分秒不差,这不符合正常情况。这份短信记录存疑。” 于是,马世魁请求法院对赵江的手机短信是否经过篡改进行鉴定,并申请法院调取红叶父亲被撞案的出警记录,以便了解赵江找人撞人的真实目的。

  随后,律师根据一审判决的内容,结合检察机关补充侦查所取得的新证据,对此案又多次进行分析和研究,认为红叶不构成犯罪。光辩护词就整整写了14页。

  此后,又经过两轮周旋。2019年4月22日,西安中院作出刑事裁定:“认为原审法院以证据不足宣告原审被告人红叶无罪的判决是正确的;西安市人民检察院撤回抗诉的决定符合法律规定,予以准许。”

  “我坐在火车过道上去办案”

  7年的律师经历,马世魁办理过的案件达200多起,免费为困难群众索要各类赔偿金、欠薪等200多万元。有的案件光卷宗就有100多本,有时候一天就要接待好几拨寻求法律援助的群众。“年关一般是我们最忙的时候,平均每天要为农民工讨薪近一万元。他们辛苦干了一整年,总得往家拿回点什么吧,换位思考,我们累点也是应该的。”

  《精英律师》中,罗槟律师光鲜亮丽,精明能干,收入不菲。“现实生活中,很难。”马世魁回忆,“2003年我刚工作不久,接到了一个案子需要去山东会见当事人。没钱买火车的卧铺票,就拿了一张报纸,买了个站票,坐在火车过道上。在当地住的是15元一晚的招待所,可以用‘灰头土脸’来形容。”

  “面对任何案件,做最坏的打算,尽最大的努力,让每一名当事人都能感受到公平和正义。” 马世魁如是说。

  来自省律师协会数据:截至目前,全省共有律师事务所644家,律师11316名,律师人数在西北地区率先突破万人大关。近两年,全省律师年均办理刑事案件10万多件,办理非诉讼法律事务4万多件,承办法律援助案件近3万件,提供公益法律服务超4万件次,为1万多家党政机关、人民团体和企事业单位担任法律顾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