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50多岁的杨先生家住长安区王曲,从11年前他便和当地一位名叫庞莹的女子生活在一起。两人虽然一直没有领结婚证,也未生育孩子,但感情还不错。直到今年5月的一天,庞莹突然离家出走了。8月13日,杨先生拨打本报热线求助:“她几次打电话找我要钱,还留话说要是死了就是卢长林(音)逼的,我害怕她真的遭遇不测。”

  杨先生年轻时曾因打架致人受伤被判入狱,因此被耽搁成了大龄青年。出狱后经朋友介绍认识了小他近10岁的庞莹。庞莹家在韦曲,认识不久两人便同居了,庞莹搬到了杨先生家。同居以后,杨先生在外接活盖房子,有一定的收入。随着年龄增长也收敛了脾气,庞莹也能孝敬公婆,为一家人做饭洗衣。

  情况在今年4月份发生了变化,杨先生发现庞莹整天抱着手机玩:“她认识了一个叫卢长林(音)的网友后,跟变了一个人似的。我说了她几句后,也就没在意。”

  5月的一天,庞莹说要上集市卖狗,当天却迟迟不见回家,电话也一直没人接。直到两天之后,庞莹打电话告诉杨先生,自己已经坐上了去上海的火车,是和多年前一起学习干美容的同事在一起。杨先生原本提着的心放下了:“走时她拿了3000多块钱,我当时想,这么多年了都挺好的,想出去转转也行,就当她旅游去了,钱花完就回来了。”

  然而大约20天前,庞莹开始打电话找杨先生要钱,但转了两次钱之后,人仍没有回来。杨先生紧张了起来。“第一次给我说在北京,我给她转了550元路费。8月4日,又说之前的路费花完了,要重新打,我又转了700元。在这次沟通中,她突然说如果自己死了就是被卢长林(音)害死的,我就赶紧报了警。”

  8月10日上午,庞莹发微信又要2万元,这次杨先生没有打钱,但因其电话接不通,他更加担心起来:“按说她是成年人,主动离家出走,我俩应该好好沟通劝她回来,但我真的担心她遭遇不测。”

  杨先生向记者提供了庞莹的电话号码,采访期间记者多次拨打,均无人接听。

  首席记者  李佳 

  实习生 丁彧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