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7月23日,距离预产期仅剩10天的曹文卓被确诊为脑死亡,结束了自己年仅38岁的生命。同一天,她捐赠的两个器官被移植到了两名病人身上,以另一种方式“重获新生”。

  7月19日,38岁的曹文卓觉得有些胸闷。她给丈夫打了电话,打算去医院检查一下。因为类似的情况出现过两次,因此家里人劝她多休息就好了。那天,爸爸曹刚正在小区居委会帮忙,接到了女婿的电话,让他马上赶到医院。一路上,他满脑子只有女婿的一句话“卓卓不太好”。

  在之后的四天时间里,坏消息接踵而至:已经没有生命体征的孩子还在曹文卓肚子里,引起了一些并发症,曹文卓开始持续高烧;医生们想尽办法抢救,但其脉搏始终时有时无。

  一周的时间,对于曹刚一家来说,煎熬无比。最终,医生诊断曹文卓为脑死亡。医院狭窄的楼道内,挤满了亲人。丈夫趴在病床前,用手轻轻抚过曹文卓的脸庞,口中一直念着她的名字,泪水也随一次次呼喊噙满眼眸。几分钟后,一声声压抑已久的哭声打破楼道里的安静。

  “曹叔,给您汇报一下,文文的心脏和肝脏,表现得特别好,病人也没出现排斥反应,现在都已经转移到普通病房了,你可以放心了。”挂了电话,曹刚手搭在眼睛上,好久没有出声。打来电话的,是中国红十字会的工作人员。

  原来,当医生宣布曹文卓的结果之后,曹刚做了一个决定——在女儿生命的尽头,将她健康的心脏和肝脏,捐赠给更需要的人。“做出这个决定非常痛苦,好好的一个人,心脏还在跳啊。”

  曹文卓的母亲首先提出反对,她用“残忍”“没人性”等词质问丈夫。曹刚两晚上没合眼:“女儿的性格跟我很像。她如果能开口说话,一定也会同意的。”通过连夜做思想工作,最终,曹刚夫妇和女婿在无偿捐献同意书上签了字,“传递出她的善意,去救助更多的人,也能用另一种方式让她‘重生’。”

  7月24日下午,器官移植手术开始了。说是一场手术,不如将它形容为一次崇高的生命大接力。同一间手术室中,曹文卓的肝脏捐献给了一位31岁的男性,心脏则在另一位42岁的女性身上继续跳动。

  曹刚现在每天做的最多的事,就是打开手机,看自己为女儿做的音乐相册。里面的17张照片,记录了女儿从襁褓中的婴儿到上学,从成家到怀孕的不同人生阶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