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西省委省政府决定将西咸新区交由西安市代管,在建设大西安上迈出了实质性一步。在此之前,西咸新区由省上直管,形成了西安、西咸新区、咸阳三个主体并存的局面,这样的大西安是一个松散型的大西安,或者说是一个“集群化”的大西安。由于三足鼎立,互相掣肘,影响了大西安的建设和中心城市作用的发挥。西咸新区交由西安市代管后,大西安开始由松散型向紧密型转变,将会形成一个“一体化”的大西安。今后西安可统一规划,统一建设,统一管理,有效发挥大西安中心城市的作用。建设大西安具有弹性,既可以是松散型“集群化”的大西安,也可以是紧密型“一体化”的大西安。西咸一体化的目标应当是组建大西安,只有形成紧密型“一体化”的大西安,才能与重庆、成都、武汉抗衡。重庆是合并了原万县市、涪陵市和黔江地区的大重庆,成都是合并了原温江地区和简阳市的大成都,武汉是由汉口、武昌、汉阳合并而成的大武汉。西咸新区交由西安市代管,标志着西咸一体化开始由建设大西安进入到组建大西安的阶段。       

  之前的大西安规划是以西咸新区为中心的,是一个松散型“集群化”的大西安规划,这样的大西安担负不起“一带一路”赋予的战略重任。现在西咸新区交由西安市代管,未来的大西安规划应当以西安为中心,是一个紧密型“一体化”的大西安规划。大西安城市规划要具有前瞻性。国务院批准的《关中—天水经济区发展规划》要“建设大西安,带动大关中,引领大西北”,“加快推进西(安)咸(阳)一体化建设,着力打造西安国际化大都市”。原来的西安市可以说是一个“小西安”,西咸新区交由西安市代管后还是一个“中西安”,只有西安、咸阳真正一体化了,行政上成为一个城市了才是“大西安”。西咸新区交由西安市代管,消除了西咸新区与西安市的体制矛盾,却又产生并加剧了咸阳市与西安市的体制矛盾。咸阳市的渭城区、秦都区和泾阳县被肢解,其市区东、南、北三面被西安包围,未来咸阳的发展将很困难。西安的发展空间和经济总量虽然比以前扩大了,但比起周边的重庆、成都、武汉还是显得较小。“一万年太久,只争朝夕”,陕西要追赶超越,西咸一体化、组建大西安的步伐必须加快才行。

  建设大西安,还要带动大关中,在调整行政区划时,需要统筹兼顾、优化组合,通过三分咸阳同时做大杨凌和铜川,构建大西安都市圈。在组建大西安时,只需将咸阳市区和泾阳、三原、兴平、礼泉划给西安就可以了。咸阳市区1966~1971年就归西安市管,泾阳是大地原点所在地,三原是西安的北门户,礼泉是唐朝开国皇帝的陵寝所在地,兴平的支柱产业是国防科技,这样组合有利于把西安建成国际化大都市和国家中心城市。将乾县、永寿、武功、扶风、周至、眉县划给杨凌,把杨凌建成农科型中心城市。将彬县、长武、旬邑、淳化和富平划给铜川,可整合马栏、照金、富平等关中红色旅游资源,把铜川建成渭北的中心城市。杨凌、铜川、渭南还可以与大西安构成大西安都市圈,进一步提升大西安国际化大都市和国家中心城市的地位。再沿着“米”字形交通骨架向周边城市辐射延伸,将三门峡、运城、临汾、延安、庆阳、平凉、天水、陇南、汉中、安康、十堰等都纳入大关中,构建大西安为中心的大关中城市群,使其成为亚欧大陆桥和丝绸之路经济带的龙头老大,带动陕西追赶超越发展,带动西部大开发,引领丝绸之路经济带建设,促进“一带一路”倡议落实,实现总书记对陕西的期望和要求。

  西安是世界著名古都,西安主城区已经形成九宫格局。中心是唐皇城,东面是军工城、纺织城,西面是电工城,南面是文教城,北面是经开区,东北是浐灞生态区,西南是高新开发区,东南是曲江文化产业示范区,西北是汉长安城大遗址特区。西安处在祖国版图中心,是国道、高速、铁路、高铁的交汇地,形成了“米”字形交通骨架。西安市依托“米”字形交通骨架曾编制了一个大九宫格局的城市规划。中心是西安主城区,东面是临潼副中心,西面是咸阳副中心,南面是长安副中心,北面是三原副中心,东北是阎良副中心,西南是户县副中心,东南是蓝田副中心,西北是空港副中心。这个规划还获得了国家建设部的大奖。现在要西咸一体化,建设国际化大都市和国家中心城市,只需要把西咸一体整合成大西安的大核心,把西北的副中心推进到礼泉,把西面的副中心推进到兴平,把南面的副中心延伸到秦岭国家公园即可,从而构成一个新的大九宫格局的大西安。九宫格局是西安独有的特色,是由古都格局和“米”字形交通骨架决定的。

  原来大九宫格局的核心是西安主城区,未来大九宫格局的核心应当是由西安主城区和咸阳主城区组成的双黄蛋。其中西安主城区是主核心,咸阳主城区是次核心。西安作为古都,按照中国传统其城市规划自古都讲究有“龙脉”,有中轴线。现在的南大街、北大街,长安路、未央路,长安大道、正阳大道,就是西安的“龙脉”或中轴线,而210国道、包茂高速、包柳铁路和未来的包海高铁还将这条中轴线或“龙脉”延伸成陕西的交通脊梁。而现在的咸阳主城区并不是“中国第一帝都”咸阳所在地,而是关中八景“咸阳古渡”所在地,因而没有“龙脉”或中轴线。“中国第一帝都”秦始皇的咸阳在西安,司马迁《史记》记载的很清楚,“汉长安,秦咸阳也”。现在西咸新区管委会所在地不是古都,而是城市新区,因而更没有必要去虚构一条“龙脉”,再造一个中轴线。       

  咸阳主城区并入西安后,应当打破西安、西咸新区、咸阳界限,统筹规划好大西安核心区建设。把咸阳主城区、北塬新城和西咸新区能源金融贸易区、沣西新城、空港新城整合起来,打造成大西安的次核心。咸阳主城区本来就是一个新兴的工业城市,再加上北塬新城、西咸新区能源金融贸易区、沣西新城、空港新城和秦汉新城西部区域,可以建成大西安的新中心。作为一个新的城市中心,没有必要按照古都、古城的格局去规划建设,而应当按照现代城市因地制宜地规划建设。现代城市上海、天津、重庆就没有中轴线或“龙脉”,大西安的新中心也不应当人为地规划中轴线或“龙脉”。而且国家不可能在这里再修一条南北国道、高速和高铁,这样的中轴线或“龙脉”是空中楼阁,没有交通依托。大西安的主核心和次核心之间可通过市政干道、城市快速、轨道交通连接起来,形成一个双黄蛋大核心,辐射带动大西安、大西安都市圈和大关中城市群,而不是传统式的摊大饼。

  之前的规划在西咸新区造了一条新的中轴线,要打造成大西安的科技创新引领轴,而把西安的中轴线降为古都文化传承轴。大西安的人口、经济、金融、商贸、服务、科技、文化、交通、物流等资源都集中在西安主城区,西安的中轴线不仅是古都文化转承轴,它还连接着科技创新引领轴、经济发展带动轴。在这条轴线上,南边分布着高新区、航天基地、科研院所、大专院校,北边分布着经开区、浐灞生态区、国际港务区、渭北工业区,它是大西安的主轴线。现在西咸新区几乎还是一张白纸,难以成为大西安的科技创新引领轴。大西安的科技创新引领轴实际上是“高新区+航天基地+沣东统筹科技资源改革示范基地+沣西大数据产业园+科研院所+大专院校”,但它是东西向而不是南北向的。北部是广阔天地,大西安要跨渭河发展,渭河是大西安的东西生态轴线,可以形成“经开区+渭北工业区+国际港务区+浐灞生态区+灞桥纺织工业园+泾河新城+空港新城”的经济发展带动轴,它也是东西向而不是南北向的。西安东边的文化轴实际上是不存在的,如果西安有文化轴的话,那是由“曲江文化产业示范区+皇城复兴区+汉长安城大遗址特区+秦汉新城”,但那是由东南到西北方向而不是南北方向的。

  从总体上看,西安是世界著名古都,处在祖国版图中心,大西安的城市格局应当是“米”字形的大九宫格局。未来大西安是要实现西咸一体化,西安、咸阳要融为一个城市,西安要向西而不是向东推进,大西安需要构建三条东西向的发展轴,而不是南北向的三条格局轴。中部由西安主城区到咸阳主城区构成核心带动轴,主要由“政府服务+现代服务业+生产性服务业+传统服务业+生活性服务业”组成,是国际化大都市和国家中心城市的核心服务区。南部轴由“高新区+航天基地+曲江文化产业示范区+沣东新城+沣西新城+秦岭北麓生态带”构成,可打造成丝绸之路经济带创新引领区。北部轴由“经开区+渭北工业区+国际港务区+浐灞生态区+灞桥纺织工业园+泾河新城+秦汉新城+空港新城+渭河生态带”构成,可打造成亚欧合作交流发展带动区。三轴都包括有产业、创新、文化、绿色和交通等因素,都体现了新的发展现念,都可形成综合性的发展区。中部的国际化大都市和国家中心城市核心服务区以服务业为轴,还包括皇城复兴区、汉长安城大遗址特区、世博园、汉城湖、咸阳湖等文化、生态。南部的创新引领区以丝绸之路经济带上最强的高新技术产业为轴,还包括曲江文化创新、昆明池、秦岭北麓等文化、生态。北部的发展带动区以亚欧合作交流为目标的先进制造和物流交通为轴,还包括渭河生态、秦汉文化等。这三条轴或发展区与西安市第十三次党代会提出的“廊”“道”一样都是东西向的,与丝绸之路经济带的走向一致,与陕西是丝绸之路经济带的新起点和“一带一路”的核心区、西安是丝绸之路经济带的中国中心和亚欧合作交流的国际化大都市的战略定位相吻合,可成为带动大西安建设的追赶超越轴和发展增长区。

  (作者系陕西省城市经济文化研究会会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