趴在提前确定好的点位,等待装满煤炭的蒸汽机车慢慢爬坡,最高顶时车上的白色烟气中夹杂着煤燃烧的火花,在远处落日余晖中,定格这幅美景……

  陪父母过完除夕,家住西安北郊的15岁少年李沁轩就和几位摄影爱好者相约,从西安飞乌鲁木齐,自乌鲁木齐乘火车前往哈密,再转汽车前往三道岭,行程2000余公里,在这里“打卡”拍摄蒸汽机车。

  李沁轩说:“能完成本次拍摄是我长这么大最幸运、最难忘的事。听闻新疆三道岭的建设型蒸汽机车将于2022年3月底彻底退役,当时我和几个朋友就线上相约,想要去‘打卡’拍摄,不仅是想在它退役前拍到,还因为冬天是拍摄的最佳时节。除夕前一天,在联系了当地的拍摄爱好者后,我们确认防疫政策许可,天气也不错,就立即决定出发,我父母也非常支持我。”

  作为一名“真飞行少年”,西安咸阳国际机场飞乌鲁木齐地窝堡国际机场的航程李沁轩并不陌生,在过去的2年时间里,他已经打卡过多款机型。但这次转乘飞机、火车、汽车,而后还要趴在冰天雪地里好几个小时等待最佳拍摄时机对他来说也是一次非常难忘的挑战。

  他说:“我是不怎么怕冷的人,大年初三下午趴在三道岭的雪地里,听着耳畔呼呼的风声,我感觉不一会就冻透了。”

  完成拍摄,天色彻底暗了下来。“还是有遗憾,等回到2公里外的小镇上网整理当天的照片时,我竟然没有选出令自己满意的照片。”李沁轩说,“知道我没有选出特别满意的照片,我的两位朋友当时就表示,别急,睡一会再返回去拍。”就这样,第二天天色微微亮时,李沁轩和朋友们终于拍摄到了自己满意的照片。

  李沁轩说:“我在小学一年级时,看到过一本名为《追火车》的画册,画册里摄影师王嵬经历种种挫折、磨难以及冒险,历时十多年、行程十几万公里,拍摄的700多张美得令人窒息的火车写真给我留下了难忘的印象。其中,蒸汽机车的原始、古朴,人与机械近距离的美,再想起依然激动,激动到我一定要亲眼见到,一定要用我手里的相机定格这一切。幸好,这个春节,圆梦了。”

  本报记者 李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