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在西安全球硬科技创新大会生物技术峰会上,陕西省精神卫生中心药学实验室张燕主任喜获“精准医学优秀践行者”殊荣。那么,当精神医学的经验治疗遇到精准医学的热潮,会碰撞出怎样的火花呢?面对这些疑问,陕西省精神卫生中心药学实验室张燕主任将为您一一解答。

  张燕,陕西省精神卫生中心药学实验室主任 、医学博士、副主任药师,西安市药学(精神卫生)重点实验室主任,陕西省药学会药物安全评价研究专业委员会副主任委员,西部精神医学会精神药学专委会常务委员,西安市药学会理事,西安药学会应用药理专委会常务委员。擅长药物及生化分析、制定个体化药物治疗方案,曾获“陕西省青年科技新星”、“三秦人才”、“西安青年科技人才奖” 、陕西省科学技术奖、西安医学优势专科学科带头人等荣誉称号。近4年主持国家、省、市基金项目7项,国家继续教育项目2项,省级继教项目4项。累计发表论文57篇(第一作者SCI收录23篇),成果登记数2项,取得发明专利1项。

  精准医学大势所趋

  人类对精神疾病的认识历史并不长,且在早期走了很长的弯路。19 世纪之前,精神疾病被认为“魔鬼附体”。进入 20 世纪,一些心理学学者和精神疾病的先驱者认识到,精神疾病与躯体疾病同样属于人类疾病的范畴,精神疾病的本质是大脑功能的紊乱,由此开始了对于精神疾病的探索。

  “精神医学的重大进步主要得益于精神药理学的发展。氯丙嗪可有效干预精神障碍的偶然发现,使人们认识到精神疾病是有药物可治的、有希望的,精神疾病的治疗在真正开始药物治疗后进入一个新的阶段。”张燕主任介绍,2015年,随着精准医学在中国经受考验,我们汲取全科医学在精准医学精髓给精神疾病患者带来了新希望。

  张燕主任坦言,精准医学在精神领域的普及,是大势所趋!以前,精神类疾病用药基本是经验型用药,患者要经过一个漫长的“试药”过程,这样不仅花费大,且患者对于药物的耐受也存在个体差异。目前,针对一些难治性精神疾病患者(如难治的精神分裂症、抑郁症、焦虑症、双相障碍等)和一些首发精神疾病患者进行基因检测,针对每个人的检测数据,直击靶点,快速找准适合的药物,让患者免于试药,这不仅降低了药物的毒副作用,同时,缩短了治疗周期,减轻了患者的痛苦和经济负担。该项目一经临床应用后,受到了诸多患者和家属的好评,目前,临床运用已达近20000例患者,且患者疗效显著。

  精准用药迈上新台阶

  近年来,药物基因组学得到了飞速发展,它通过对药物疗效和不良反应的相关基因进行检测,指导药物的选择和剂量调整,达到个体化治疗目的。

  在精准医学运用到精神疾病领域之初,只能对药物代谢单个基因进行检测,而在个人遗传特征中,不仅包含药物代谢基因,还有药物转运体基因和应答基因,若没有对转运体基因和应答基因进行检测,药物作用于大脑这部分药物效果就无法获知。

  张燕主任带领团队不断摸索、创新。在2016年,在全国首家突破性的把药物代谢基因、药物转运体基因和药物应答基因这三类基因进行组合,通过基因分析,分析药物在人体中的代谢、转运、受体结合,以及脑内外泵,实现了过程分析,让个性化精准用药再上新台阶。

  精准医学前景广阔

  当谈起精准医疗在精神领域的发展前景,张燕主任非常乐观:“精准医学发展前景非常广阔,目前,大众对于基因检测的接受度已经非常广泛,且在精准医疗领域已经做到了与国际接轨,中国人不缺少测样的人和测样的机构,但在精神领域缺乏中国人的大数据库,缺少中国人群中精神疾病患者的分布信息。中国人和欧美人的代谢比率有一些差异,如美国夏威夷岛民就曾因为2C19的弱代谢比率高对于波立维发起过集体诉讼,而陕西省人群2C19的弱代谢比率仅为10%。因此,欧美国家一些用药剂量在中国人群中不适用,但目前我们的参考标准是欧美的。在未来,我们想研发适用于我们中国人群的精准化基因检测。”

  目前,精神科很多基因检测仅仅是基于通路上的单点分析,没有做网状的分析。如果能够用人工智能和基因检测的结合,把位点由点及面,数据的拟合度就会更高,这样精神疾病用药将会更精准、更便捷。这些前沿科技在医学领域的应用,还需要不懈努力和探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