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山十年——田学森油画展》将于11月11日至11月22日亮相中国美术馆,展出其中的二十六幅作品。

  田学森离开繁华的大都市,怀着一颗敬畏自然,与天地精神交流的向往,感受华山的厚重,殉道般的投入创作。甘于寂寞,独处华山十年,借鉴传统山水画意境,用油画材料技法尝试为千古华岳写照。

  2009年,在游历多方后,田学森来到了华山。自那时起,一山一人,一茶一画,田学森殉道般独自面壁写生作画十载,以天地为画室,完成了以华山为主题的一系列六十幅油画作品。

田学森作品《骑龙》田学森作品《骑龙》
田学森作品《隐尘》田学森作品《隐尘》

  2020年,这些以华山为主题的油画作品,继今年在上海宝龙美术馆和江苏省美术馆展出后,以《华山十年——田学森油画展》为题与北京观众见面。巨幅画作、气势磅礴,画家笔下的华山,有的宁静朴素,有的有着丰富的色彩和酣畅淋漓的笔触,置身其中,感受这滚滚而来的云雾波涛与澎湃激情,也仿佛触摸到华夏文明传承至今的根与魂。 

  “十年画一山,十年画华山,这也许是当今画家中绝无仅有的。”在画展前言中,龚心瀚写道:“田学森坚持以华山为油画创作主题,走出了自己的一条绘画创作之路,现华山之形,传华山之魂,扬中华精神,为当代中国艺术史增添了感人的一页。”

  西岳华山,气象非凡。明代王履在华山作画,面对华山曾言:“吾师目、目师心、心师华山”。在华山旷野山林的无人之境,田学森以一颗敬畏自然之心,怀着与先贤和天地精神交流的渴望,感受华山文化的厚重并接受来自华山精神的滋养,澄怀观道,借鉴传统山水画的意境,尝试用西方油画的材料技法来描绘华山的精魂。

  “在山里待久了,自己的形体绝大多数时间是消失的,只是在享受着作品,享受画面和大自然、和山融为一体。”田学森谈到山里的感受时说。

  十年来在华山的奇峰峻岭、山岩峭壁之间,田学森独自一人与鸟虫为伍,与山风为伴,静看日出日落,悟对岁月荣枯。俨然是苦修者,他扛着画具在华山的怀抱里游走,多次险被山风吹落悬崖;在零下十几度的严寒之中描绘华山雪景,寒风刺骨;在行人罕至之处作画,小鸟落于肩头,毒蛇与他四目相对……他已经完全融入到华山自然之中。

《蕴春》《蕴春》
《听云》《听云》

  在中国山水画历史上,华山是常见的主题。而田学森选择采用油画的表达方式表现华山,油画语言的中国风格在他笔下悄然形成。在他笔端,画面暗部的冷色调沉着而静谧,弥漫着空气的流动感,受光部的暖色调,则跳跃着光线的律动……当印象主义邂逅中国山水,田学森以艺术的方式述说他与华山的相遇与情缘,作品中沁透中国文人的气象。

  《神屏》

  作品《神屏》,始于2013年春季写生,东仰太华的清晨,主峰巍峨,山谷静悄悄的,逆光下的高山统一在多层次的蓝色调里,复杂的山石结构则需要反反复复耐心的修改塑造,画长三米九,高两米。

《天岸》《天岸》

  作品《天岸》写生开始于2015年,长6.6米,高2.2米,耗时近两年完成的巨幅作品。这幅画尝试采用中国画散点透视,部分组合取舍了自然景色,不断尝试一些树木山石的增减和云雾虚实的推敲。

  值得提起的是,田学森在华山十年,每幅画都是在现场挥笔完成。美术界有些常用的省时省力的画法,田学森都不喜欢去做。他喜欢与画框共同经历自然环境的时间和空间,为千古华山写照,表达对华山的感悟和敬意。他说,“华山是顶天立地的脊梁,我们每个人走的路,都是寻脉的过程。”

  田学森,油画家,先后学习于山东、上海,游历欧洲。与一般的画家不一样之处,田学森是一个以绘画作为修行手段的艺术修行者,他沉潜华山十年,面对自然,澄怀观道,他在华山的怀抱里经风历雨,久炼成钢。他崇尚华山的精神,他要让他的内心和华山精神相映。在华山,他体悟到世相的本质,找到了自我的价值,他似乎开悟般的明心见性,看他的作品充满着沉静、安详和灵性,绝无世俗的浮躁,他在华山十年终于回归了自然的本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