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叔叔阿姨,你们辛苦啦!欢迎你们平安归来!”3月24日下午,当陕西援鄂医生商妙维走出机舱后,前来接机的西安市交警队工作人员立即将一个印有应援话语及照片的牌子转交到她手上。当得知这个“应援牌”是儿子和丈夫送来的惊喜时,商妙维泪水夺眶而出。

  商妙维是西安高新医院神经康复科的主治医生,在疫情最严重的时期,她主动请缨前往武汉,并如愿成为陕西省第四批援鄂医疗队的一员。从2月19日抵达武汉至今,商妙维已经和医疗队同事们在武汉一线奋战了一个多月,争分夺秒地从死神手中抢夺生命。

  “这一个多月时间,儿子无时无刻不在思念妈妈”,商妙维的爱人周行昌告诉记者,7岁的儿子周思豫已经上小学了,非常懂事,日常生活学习都不用他过多操心。“知道妈妈是去武汉救人,儿子也很支持,有时太想妈妈了,就会反复催我给妈妈打电话,不忙的时候,母子俩天天都要电话视频。”

  周行昌回忆,有一次,学校语文课学到《神笔马良》这篇课文,老师布置了一个作业,让孩子以“假如我有一支神笔,我要……”造句,儿子写的是“假如我有一支神笔,我要画很多很多医生,让疫情早点结束;假如我有一只神笔,我要画很多很多病床,让所有的病人都有地方住”。当看到孩子的作业时,周行昌很感动,“从字里行间能读出儿子对妈妈的思念和对疫情的担心,孩子长大了,这让我很欣慰”。

  走进商妙维家中,还能看到卧室、客厅的窗户上,都贴着写有“中国加油”“武汉加油”“妈妈加油”字样的纸张,周行昌说,这些都是儿子自己写的,“他把这些字样贴在家里,是想以自己的方式为祖国、为妈妈加油打气”。

  一个多月时间,父子俩都在对亲人的挂念中度过。好消息来的很快,3月20日晚,周行昌与商妙维通话时,妻子告诉他,自己近期就会结束任务返回西安。得知这一消息后,父子俩高兴地不得了,悬了好久的心终于落了下来。

  “儿子对我说,‘爸爸,我看到网上有很多人自制接机应援牌,我们不能去机场接妈妈,就做个牌子让她感受到我们的心意吧!’”儿子的提议得到了周行昌的大力支持,父子俩说干就干,分头找照片、想标语、联系广告公司印刷……

  “牌子上的话语,大部分都是儿子自己想的,除了妈妈的照片外,我们还放了其他援鄂同事的照片,想让大家都感受到我们父子俩的关心和支持,”周行昌说,妻子返陕后需隔离休养14天,为确保安全,自己和儿子不能去机场接机,所以便辗转找到高新区管委会,通过接机的西安市交警队工作人员将牌子送到妻子手上。

  “一个多月都等来了,14天不算啥,”周行昌笑着说,他会照顾好自己和儿子,等着妻子安全回家。提及妈妈,儿子周思豫眼里也是止不住的开心,“妈妈是英雄,我们为她自豪!我以后会努力学习,也做一个对社会有用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