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帅哥经济学家”樊纲演讲完,主持人说:“是不是有人曾想过文化在城市发展过程中扮演非常重要的作用?”然后,面相和蔼,身材略微佝偻的复旦大学历史地理研究所资深教授、中央文史馆员葛剑雄站到嘉宾演讲席前。

  10月13日,首届创新城市发展方式(西咸)国际论坛上,葛剑雄就在创新城市发展方式之下,如何平衡文化遗产保护与开发进行发言。

  在陕西最重要的文化遗址聚集地之一——西咸新区,如何在创新城市发展方式的基础上,打造出西北首屈一指的文化创新范本?

  葛剑雄同意“历史文化遗产保护与开发不矛盾”这个通俗的说法;他也认为无论先进还是落后的文化遗存都要保护。

  文化建设要为全体居民服务

  1945年出生的葛剑雄师从谭其骧,是新中国第一批两位历史地理学博士之一,中国历史地理学科主要奠基人和开拓者。历史地理文化是他演讲的主旨。

  “文化建设首先是本地本身,而不是作为一个橱窗,也不是作为一个商品。”10月13日的论坛上,葛剑雄从文化角度为文化创新提供方向,“文化建设根本目的是要使我们这座城市、这个地区包括流动人口在内的所有的居民都得到文化的享受,提高他们整体的文化素质,给他们提供物质的和精神的需求。”

  文化真正的影响力来自文化产业和文化服务。葛剑雄认为,在一些基本设施上,不仅要做到多少米就要有一块绿地、要有一个公园,还要做到多少米就要有一个文化设施。

  葛剑雄在论坛上表示,在共享文化设施这一点上,要像国家推行义务教育、提供社会保障一样全民普惠,“文化设施也应该有一个基本的标准,在这个基础上,我们再建那些高端的文化设施,标志性的文化设施才有存在的意义,也才有它合适的基础。”

  回归到具体的文化建设,葛剑雄认为,要打破城乡界限进行一体化建设,未来新型城市内部不应该有城乡区别。

  他以汉唐时期的情形举例:位于渭河南岸的长安能够提供的住宅面积相当有限。而一些官员、贵族,大多数选择生活在长安以外的终南山、蓝田、陵县等地,李白诗云:五陵年少金市东,银鞍白马度春风。在当时,著名的五陵文化引领着长安的时尚。

  历史上的关中是一个大的地区范围,但它在文化上仍然是一体的。葛剑雄建议:“我们今天讲一个新区,它的文化不应该仅仅是一些标志性的建筑物,或者少数精英,而是要以他们为代表,将他们均衡分布在新区里,使之成为新区高水平的基础。”

  无论先进还是落后的文化遗存都要保护

  在创新城市发展方式过程中如何对待文化遗产?葛剑雄认为,保护、保存是第一位。

  西咸新区作为周秦汉唐的历史文化核心区,它形成了丰富的地域、民俗文化。周丰镐遗址、秦咸阳城、西汉帝陵、隋唐帝陵……西咸新区是中国历史上众多朝代的印记和文化符号。历史文化遗产的最大特性就有不可替代、不可复制。因此,对其妥善的保护就显得尤为重要。

  葛剑雄认为,在合理的基础上,如何科学、创新地进行继承与弘扬,是城市发展的挑战。他说,对于历史文化遗产,在传承、弘扬和利用时,要加以甄别。换言之,要有选择地开发利用,必要时甚至可以进行现代性的转化。

  值得注意的是,他认为:“保护、保存是第一位的,是不需要区别它到底代表先进还是落后,今天来看积极的还是消极的,甚至腐朽或者反动的,但也它曾是我们这个民族、这个地区历史不可缺少的一部分。我们保存下来,让子孙后代能够了解。”

  历史上,汉武帝曾在上林苑之南引沣水筑成昆明池——就位于今天的西咸新区。昆明池消失近千年后,近年在位于西咸新区的旧址上得以恢复。国际名校赛艇对抗赛、国家级文艺晚会、环湖马拉松等文化活动相继在昆明池展开。

  据2017年西咸新区对昆明池片区的规划,到2030年,片区规划总人口为15.16万人。

  葛剑雄表示,通过现代性的转换,这些历史文化遗产在当下有了生命力。同时也将其合理得保存了下来。

  城市影响力需要文化产业与文化服务

  经济实力是判断一个城市影响力的重要标准。在葛剑雄看来,城市要发展,城市影响力要扩大,离不开文化作用,但他提醒,“这个文化不是仅仅靠营销、靠制造舆论产生的文化。”葛剑雄表示,真正的文化影响力是要通过文化产业、文化服务进行传播的。“必须把符合你的价值观念,你需要传播扩大的文化,把它变成文化产业,变成一种文化产品。”

  以好莱坞电影产业为例,虽然只是传播电影,在观看的过程中观众就可能受到电影所蕴含的价值观的影响,在葛剑雄看来,这才是城市的软实力。

  文化影响力的形成不能仅依靠单方面的传播,它要形成一个产业,具体来说就是一种文化产品。例如,纵观西安市场上现有的茯茶产品,几乎所有的产地都是西咸新区的茯茶小镇。

  葛剑雄认为,文化餐饮产业,这其中体现的是城市价值观念与文化底蕴。“我们今天要发展文化餐饮产业,要把体现我们的价值观念的文化,融化在具体的文化产品中,使外国和世界能够愉快地接受,在这个中潜移默化,使我们的价值观念,我们的文化得到传播和推广。”

  回归到城市自身而言,文化传播带来的不仅是区域影响力的提升,背后更是巨大的经济红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