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东在水土保持和环境治理方面做得好、理念新,把一片黄沙治理成了‘塞外江南’,不仅防止了水土流失,而且创造了经济价值,形成了煤矿环境综合治理的宝贵经验。”水利部黄河水利委员会副总工程师何兴照来神东调研时,发出了这样的感叹。

image
imag

  多年来,神东不遗余力地整治荒漠、沉陷区,治理面积达309平方公里,植被覆盖率从开发建设初期的3%—11%提高到60%以上,生态治理资金累计投入达17亿元,不仅在荒漠化地区建成一片绿洲,而且取得了显著的生态效益、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目前,神东上湾、哈拉沟等6座煤矿被命名为“绿色矿山”;保德煤矿成为“绿色矿山试点单位”。神东矿区因此享誉国内外,成为“绿色煤都”的形象代言。

  治住水害 保护绿水

  神东矿区位于陕蒙晋三省区交界处,地处黄土高原丘陵沟壑区与毛乌素沙地过渡地带,气候干旱少雨,风蚀区面积占70%。开发建设初期平均植被覆盖率仅为3%—11%。沙子管不住,环境治不好,咋能留得住人?没有人,煤炭开采、矿区建设从何谈起?基于这样考虑,神东在开发建设过程中不断探索,逐步形成了“采前防治、采中控治、采后修复”和“外围防护圈、周边常绿圈、中心美化圈”“三期三圈”的生态治理模式,给矿区环境带来了日新月异的改变。

imag

  煤矿开采离不开水。我国煤矿每年产生的矿井水约80亿吨,而利用率仅为25%,矿井水长期被视为水害,排到地表还污染环境。对于年均降水量早前仅为300至400毫米,而蒸发量却高达2000至2500毫米的神东矿区来说,水资源显得弥足珍贵,保水形势十分严峻。面对一边是水资源稀缺,一边是矿井水白白流失的难题,神东大胆尝试,首创出分布式地下水库,开启了矿井地下储水的新探索。目前,已经建成35座地下水库,库容总量达3200万吨,相当于2个杭州西湖的水体量。地下水库不仅困住了“水害”,还利用自然压差实现了矿井水的循环净化,达到井下生产污水零升井的环保目标。在大柳塔煤矿井下生长的发财树、绿萝等花卉,就是用来检验净化后的水质情况,花儿生机盎然的绿意给出了最好的答案。现在,地下水库年供水量可达6000万吨,“选煤过程中,我们除了采用先进技术循环利用水资源外,每月平均还需补充复用水量5.3吨,而这些水都来自于地下水库。”神东洗选中心大柳塔选煤厂工作人员吕宏广说。目前,神东矿区95%的生产、生活和灌溉用水来自于地下水库,因此每年可节省生产、污水治理成本约10亿元。

image

  地面净水零入井,地下污水零升井。神东已建成的39个污水处理厂中,布尔台煤矿、寸草塔煤矿等6个矿井及3个生活污水处理厂全部完成了井下、地面灌溉设施,建成总灌溉面积1967公顷,灌溉能力达37000吨/天。

  煤炭开采需要水,矿区建设离不开水。对于毛乌素沙漠的缺水少雨,神东拿出了与天斗的勇气,追求绿色开采、绿色发展方向,创新以大规模、高强度开采提供资金保证,井上下互动,用大范围的治理来控制小范围的采动沙化,为煤炭绿色开采、水资源有效保护提供了可以借鉴和推广的神东方案。

  有了充足水资源的滋养,如今的神东矿区天蓝、地绿、水清。

image

  先治后采 留住青山

  保住了绿水,还要留得住青山。而对于神东矿区地表沉降、干旱、贫瘠的土地来说,种植一棵树、成活一棵草,都要付出高于平常的百倍汗水和不懈努力。起初常常是播种一片草,第二天就被黄沙掩埋,种下一棵树,一场风连根拔起吹走了。

imag

  2008年,神东和中国矿业大学(北京)合作开展微生物复垦关键技术研究与试验。通过从当地土壤中筛选出适宜的丛枝菌根真菌,主要有花棒、紫花苜蓿等8种植物。培养后接种于植物根系,扩大植物根系对土壤水分和养分吸收,逐步解决了塌陷区生态治理中土地贫瘠、干旱缺水和塌陷伤根难题。环保工作者们利用菌丝修复了断根,经过几年的努力,植物成活率和植株生长量平均提高10%以上。2015年,微生物复垦关键技术获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他们还结合生物措施,开挖水平沟与鱼鳞坑,以小流域综合治理为基础,种植乔灌混交林,建成了以红石圈小流域与周边常绿林为代表的水土保持示范工程。

  神东早已认识到环境保护与能源生产之间相生相依的关系,开创出“先治后采、治大采小、采治互动、以采促治、以治促效”的发展道路,成功创建了“三期三圈”生态防治模式,从时间、空间、资金、发展角度多方位修复开采地的生态环境。放眼矿区周边,山坡上绿树成排生机勃勃;小区内,草坪、绿地成了孩子们游戏的天堂;井田间,绿色开采,节能减排的先进创新技术层出不穷。

image

  “三期三圈”生态防治模式,其中“三期”即采前大面积高标准治理,增强区域生态保护功能,使生态环境具有一定的抗开采扰动能力;采中创新井下开采技术,最大限度地减少对生态环境的影响;采后构建持续稳定的区域生态系统,实现生态资源持续利用。“三圈”即大面积治理风沙危害,构建生态防护体系,形成“外围防护圈”;矿井周边水土流失严重的裸露山体建设生态防护林带,形成“周边常绿圈”;厂区内实行森林化、园林化建设,使绿地率达到35%,建成“中心美化圈”。曾经漫天黄沙的神东矿区早已不复存在,取而代之的是绿树成荫、花草遍地。和兰永红一样生活在矿区的人们,行走在广场上、街道旁,周边常绿圈、中心美化圈让他们感受美丽神东、绿色矿区的发展成就,因此增添了更多的获得感和幸福感。

  战风沙,保水土,神东人顽强拼搏、从不懈怠。

  “在神东的各个矿区、厂区,你可以看到精心治理后的绿色沃野,也可以看见自然明净的蓝色天空,却基本看不到本应俯拾皆是的黑色煤炭。多年来,神东牢固树立‘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理念,积极引进新技术、新工艺、新装备,促进开采方式科学化、资源利用高效化、生产工艺环保化和矿山环境生态化。”在年初的公司“四会”上,党委书记、董事长杨鹏坚定不移地确立了绿色低碳的发展目标,成为新一年神东安全绿色发展的航标。

  生态修复 绿色发展

  将绿水青山变成金山银山,不能空喊口号。

  沙棘具有抗寒、耐旱、抗风沙能力强的特点。沙棘果是饮料、食品、医药等工业的重要原料,可以制成饮料、沙棘醋等,具有非常高的营养价值和经济价值。因此,中国沙棘是神东建设初期进行生态治理时的主栽品种。2006年,神东与水利部沙棘开发管理中心合作建设沙棘试验基地,栽植了230公顷,经过专家鉴定,认为神东采煤沉陷区种植沙棘是成功的,既有生态效益,又有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可以在更大范围推广。但是中国沙棘的果实较小,挂果率低,单株产量不到8公斤。

imag

  有没有更好的品种呢?从2009年开始,神东在大柳塔煤矿水土保持科技示范园内引进种植了俄罗斯大果沙棘,发现具有防风、固沙、保土、培肥地力的特点,而且改良土壤能力较强,挂果率高,单株产量能达到20公斤左右,盛果期长达10年。从此,神东不断创新沙棘种植技术,提高种植品质,扩大种植规模,栽植沙棘生态经济林达到713公顷。2015年,神东发展产业化经济林,栽植了经济效益型大果沙棘2490公顷,打造了产业化经济林示范基地,成为年加工2万吨沙棘果的鄂尔多斯市高原圣果生态建设开发有限公司的主要供货基地,其主要产品有沙棘果汁、沙棘茶叶等,为当地农民增加收入和变革沉陷区治理产权模式奠定了良好基础。

  进大柳塔煤矿水土保持科技示范园,处处可见黄澄澄的沙棘果挂满枝头,绿油油的樟子松昂首挺立,沙柳、柠条、文冠果、欧李与遍地的野草一起,为矿区土地编织起一片无限扩展的绿毯,绿了山坡,绿了田野。示范园实施了水保工程35项,植被覆盖率提高到65%以上,形成了集建设区、生产区、公益区和科普展示核心区为主的“三区一核”体系,因此荣升为全国首个以采煤沉陷区水土保持生态治理为主的示范园。现在,园区已成为神东矿区居民休闲观光的好去处,郁郁葱葱的山林犹如世外桃源、清爽洁净的空气好似天然氧吧,吸引了矿区周边众多居民前来观光游玩。2016年,央视的《走近科学》栏目以神东生态环保建设为题材,制作播出了专题片《大地修复师》,中央电视台、人民日报、新华网、等国家级与陕蒙省级媒体对园区建设作了50多次相关报道。神东为煤矿生态建设贡献了神东智慧,积累了先进有效的治理经验。

imag

  如今,在哈拉沟沉陷区,神东正在打造国家矿山公园,公园集成土地复垦、生态建设、绿色产业、科研科普和休闲娱乐等功能,分成文化广场、生态湿地、植物园、措施园和科普园等区域,预计今年年底将初具规模。公园建成后不仅是矿区居民及外来观光游客的又一好去处,更是神东这座煤都绿色形象的更好展示。

  开发建设30多年来,在神东矿区形成了政府推动、企业主导、群众参与的共享共赢发展方式,神东积极支持地方经济建设,反哺社会,有效协调了煤炭开发企业与区域政府和农民的利益关系,取得了显著的生态、经济、社会三大效益,形成了政府、农民、企业三方共赢的良好局面。

image

  生态建设、环境保护永无止境。一路走来,神东在奉献清洁能源的进程中,主动践行央企职责,责无旁贷、不遗余力地投入大量精力,勇敢担当起“大地修复师”的重任。新时代,新征程,神东以党的十九大精神为指引,在党中央和集团党组的坚强领导下,为建设蓝天常现、碧水长流、青山永驻、永续发展的生态矿区继续贡献神东力量。